「咦?銀馡妳處理完了喔?」

  解決完最後一人的時候,千澄和另一人從暗處走了出來。

  「……你們怎麼會中了對方的陷阱?」銀馡收起銀刀,無視於地上一攤攤的血漬和屍塊,朝他們走去。

  「都要怪夏啊!剛才他毫不猶豫的就往陷阱裡跳耶!」千澄嘟著嘴抱怨。

  夏,和銀馡及千澄分為同組,是為颯亞領主的暗部,擅長使刀的男子。

  站在一旁,手上拿著長刀的夏,給了千澄一記白眼:「到底是誰看見女孩子就往前跑的?」

  銀馡很不領情的瞪了千澄一眼,千澄連忙澄清:「沒有啦!對方是個男孩子,才不是什麼女孩呢!」

  完成任務後,他們如同散步一般的走回城裡。

  聽了這話,走在前頭的銀馡頓時回過頭,仔細的打量著千澄。

  「……我都不曉得,原來千澄你有這種癖好……」

  千澄愕愣的看著銀馡,「誰、誰有那種癖好啊?!」

  一旁的夏用著不信任的眼光看著千澄,讓千澄感到一陣挫敗。

  「我的名聲真的有這麼差嗎?……」千澄眨著無辜的眼,說道。

  「……」銀馡自顧自的走著,絲毫不理會千澄。

  夏也選擇視而不見。

  「夏,你看啦!銀馡都不理人家……」

  「……我也不想理你。」

  「你怎麼可以這樣?好歹我也是你的人,但你居然不對我負責!」

  千澄突如其來的指控,激起了夏的慍怒。

  「所以,夏,你把千澄--」銀馡一副理解的樣子,看著他們兩人說道。

  話還沒說完,就被夏打斷。

  「什麼跟什麼?銀馡妳居然--」

  「唉呀!被銀馡發現了呢!這種秘密果然還是瞞不了銀馡的。」千澄開心的拉著夏的手,很甜蜜的樣子。

  「放手!我拿刀砍了你!」

  「呀!夏瀕臨臨界點了呢!」

  千澄開心的邊說邊跑給夏追,而夏提著刀,氣呼呼的追著他。

  「……」

  銀馡無言的看著兩人,忍不住輕嘆了一口氣。

  怎麼會那麼不好,跟兩個幼稚的男人同組呢?……



  銀馡回到住處,她換下染了血的長服,將銀刀置於刀架,便躺在榻上。

  她閉起眼。

  過了許久,忽然,她感覺到無有了動作。

  她決定裝睡。

  無從榻上起身,看了銀馡一眼,確定她睡去之後,便走到房外。  

  銀馡睜開眼,轉頭看著無的背影。

  如墨一般的黑長髮,垂落飄逸在他腰際,那落寞的神情,真的很像……

  那樣的姿態,就像是在等人一般。

  銀馡思索著,關於他的一切言行舉止。

  而後,她想起了領主大人和無的對話。霎時間,她明白了。

  ……

  銀馡替他感到一陣不捨。

  他不曉得,這樣的等待,換來的……



  隔天。

  銀馡向來少眠,是故一大早就醒來了。

  當無醒來時,沒看見銀馡,心裡不禁一陣慌亂。

  忽然,他聽見外頭傳來奇怪的聲音。





(要先等我打完=ˇ=)


才有(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