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無很怕銀馡,或者說,是不信任。

銀馡想教無識字,無把書丟到火爐裡。
銀馡想教無彈琴,無把弦弄斷。
她想教他穿衣,他把衣服扯壞;她要教他如何拿箸用餐,他把碗摔破。
就連現在,她要替他淨身,他卻把水弄到銀馡身上,惹得她一身濕。

……
銀馡對於他的舉動並不動怒,但接連幾天都是如此,讓她不由得思考起無這麼做的意圖。

折騰了一番,銀馡終於替無淨完身,待無七手八腳的替自己穿好衣服後,銀馡便讓他先去睡。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無才會乖乖聽話。
但,他總會在不經意中,流露出一抹……
 


銀馡看著眼前的人群,心裡想著。

對方是今天任務的目標,而一同行動的小組成員卻被他們引誘到了別處。

「妳是誰?」人群裡,其中一個男人沉不住氣,開口問道。
她沉默不語。

「老大,這女人長得還挺標緻的,要不……」

其他人看著她,不禁在心裡盤算著,覬覦她姣好的容貌。

為首的男子卻沒答腔,一逕的打量著銀馡。

「頭兒,要不給俺去解決那娘兒們,來給大夥兒快活快活!」一個粗聲粗氣的男人,說著便朝銀馡衝了去。
「小娘兒們,來給俺疼疼吧!哈哈──」

「欸──」為首的人來不及阻止,只能看著他提了把大刀衝出去。

銀馡冷然的面容出現了一抹嘲諷的笑。

就在大家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時,只見銀馡迅速的抽出手中的銀刀,幾道銀光快速閃過,當眾人回過神時,她已收好長刀,姿勢幾乎沒有變過,連腳步都不曾移動。

但,朝她衝了去的男人卻停下了進攻的動作,僵在那兒不動。

銀馡的嘴角泛起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隨後,那名男子就像是破了的布娃娃,「嘩」的一聲,身上開了無數道的口子,鮮紅的血從他體內噴灑而出,幾滴血濺到了銀馡雪白的衣上,成了上頭唯一的裝飾。

男子連眼都來不及閉上,就成了一具只殘留著體溫的屍體。

「妳……」
「快逃啊!」
「啊──」

嚇傻了的一群人,幾個怕死的匆忙轉頭奔跑,幾個沒膽的早已腿軟,還有幾個是知道逃也沒用,決定拚了性命和銀馡鬥到底。

為首的男人皺起了眉頭,悄悄的想從衣袖內拿出暗器。

幾道美麗的銀光閃過。

飄長的衣袖沒阻礙到銀馡的攻勢,反而增添了一股輕飄幽柔的氣質。

彷彿,她是在舞刀,而不是在殺人。

倘若,沒有飛濺的鮮紅以及淒厲的慘叫。

銀馡刻意的繞過了為首的男人,將其他阻礙清完之後,還活著的,只留他一個。

他故作鎮定,手不再探往衣袖裡頭,不再意圖拿出暗器。

銀馡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將最後一人處理掉。

他冷汗涔涔,不自在的嚥了嚥口水。
「求、求妳……不要殺我!我求──」

「唰!」

銀馡迅速的將銀刀一揮。

腰斬,也莫過於如此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