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個月,她身上的傷已經好了。
  她手中抱著心愛的琴,被人帶離了那黑暗的監牢裡。
  她被帶到一間房間,裡頭的侍女早已準備好衣物及首飾,正等著她的道來。
  她一進到房裡,房門隨即被關了起來,而一旁的侍女也急急忙忙的替她更衣。
  她被動的任人擺布,心裡知道,又要被帶去見那令人作噁的禽獸了。
  換好衣服,戴上首飾,綁好頭髮,她被侍女帶到梳妝鏡前,侍女正要替她畫上厚厚的粉時,她搖頭拒絕。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又不是斷手廢腳的。而且,她向來不習慣別人的服侍。
  侍女看了她一眼,靜靜的走到她後頭。
  她拿起眉筆,熟練的畫眉。
  她拿起殷紅的脂,在唇上印上美麗的鮮紅。
  然後,她站起身。
  這時,方才的那名侍女隨即阻止她的去路。
  她疑惑的看著她,不明白她要做什麼。
  「小姐,您這樣是不行的。」侍女低著頭說。
  「這樣就好,我要我的琴。」
  侍女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轉過身,替她拿了琴。
  「小姐,您的琴在這。」
  她點了點頭,拿過侍女手中的琴。
  「謝謝。」
  拿琴時,不經意的觸碰到侍女的手,她的手中拿了一包東西,將它交給了她。
  她不明所以的看著眼前的侍女,但侍女仍然低著頭,沒有做出什麼反應。
  「小姐,主公等著要見您。」外頭的男人出聲喚道,嚇了她一跳。
  「再等一等,小姐還沒上妝。」侍女替她回答。
  「小姐,讓奴婢替您上妝。」
  侍女靠近她,拿起粉,輕輕的拍打在她的臉上。
  從額,到眼,再到鼻,一路往下,再蜿蜒到耳後。
  『這是毒藥。』
  侍女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
  她點了點頭,將那包物品拿了出來。
  她將毒藥塗在匕首上面,然後將匕首藏在她衣袖裡,用手拿著。
  「謝謝。」她由衷的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