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時候才會來找我呢?


  待在這裡少說也有一個月了,每天,他都想著他,那個將他推給這隻該死的羊的,他最喜歡的人,夜月。

  天,亮了。

  「霜!」一聲叫喚,隨之而來的是一隻羊和擁抱。

  閃避不及,他就這麼給抱住了。

  「……滾。」冷冷地,他說。

  「啊……霜你怎麼可以對羊咩這麼冷淡?人家沒有搶你的夜月呀!雖然羊咩很喜歡他的說……」

  眼前的羊眨著無辜的眼,說的話卻直中他的要害。

  「妳敢搶我的夜月,我就把妳烤來吃!」他吼。

  羊那無辜的眼瞬間泛起淚光,天真無邪的樣子煞是可愛。

  天知道那隻羊的骨子裡究竟有多黑!

  像是擁有雙重人格,那隻既是白的羊,亦是黑的玄。

  似是合而一體,卻又壁壘分明。

  「說,什麼時候我才能回去?」

  「啊?霜要回去噢……不要啦!陪羊咩不好嗎?」眸裡的淚光尚未褪去,她笑著問,無辜的神情不變。

  「這裡沒有夜月,夜月不在這裡。」

  沒有夜月的地方,他沒有留下的必要。

  「唔?但是夜月不是對你不好嗎?大家都說夜月利用顏霜喔!」咬著食指,她說。

  淡瞥了她一眼,忽然有股衝動,想扯下那張笑得燦爛無辜的臉。

  「大家說?別人算的了什麼?!」他冷哼,他說話的同時,羊斂起無辜眼眸,笑看著他。「別人不是我,也不是夜,不可能懂得我們對彼此的感情。」

  她淡笑不語,只是看著他,好似要將他看穿。

  這,就是玄的眼神。

  卻也是羊……

  「那,你能看清自己對夜月的感情嗎?」她走到他面前,相處了這一個月,他已能清楚分辨哪一個是羊,哪一個是玄。「若你能看清自己,那你看得見夜月的嗎?」

  原以為自己能說出肯定答案,卻在說出答案的前一秒,他,猶豫了。

  夜月利用自己嗎?

  他知道不是的。

  夜月只是,希望自己能陪在他身邊而已……

  不是這樣的嗎?

  那麼為什麼,他會猶豫而說不出口呢?

  「呵……」羊笑了笑,「羊咩先去吃早餐喔!因為等一下要去見小蟲!~」

  他沒理會,只是陷在自己的思緒裡。

  忽然,羊跑到他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道:「說不定,可以遇到夜月喔……」

  他轉過頭,瞪著眼前的羊,還是那張燦爛無辜的笑容。

  「要乖乖等羊咩喔!」

  ……


  現在的你,在做什麼呢?
  你也會和我想你一樣,在想著我嗎?


  「霜!羊咩回來了!」

  傍晚,那隻羊回來了。

  同時也帶了個擁抱給他。

  「……放手。」

  能抱他的,向來只有夜月。

  他只給夜月擁抱而已。

  但是……

  「霜你有沒有乖乖等羊咩?」

  「誰要等妳?」他冷哼,撇過頭不想理她。

  她不以為意。

  「霜我跟你說喔!今天羊咩有遇到小蟲喔!」羊開心的在他懷裡磨蹭,他忽然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且啊,有遇到夜月耶!」

  「妳沒有對他怎麼樣吧!?」緊張地,他吼。

  「啊?呵呵!羊咩有抱他喔!夜月真的好漂亮喔!羊咩好喜歡他呢!」說完,羊更往他懷裡鑽。

  該死!

  他一手拎起懷裡的羊,在自己眼前甩了甩。「妳這傢伙不讓我回去就算了,還吃夜月的豆腐?」

  「豆腐?」

  又來了。又是無辜的眼神。

  「夜月的豆腐,霜你不是吃了很久了嗎?霜還想要再吃?」低下頭,羊開始自言自語思考著。「是不是因為一個多月沒有遇到夜月,所以有些忍耐不住了?還是說其實霜一直都很君子沒有吃掉夜月,所以看到別人吃掉夜月會很生氣很生氣?可是也不對啊--」

  ……夠了!

  「我說妳啊!想得太多了吧!!」邊說,又甩了甩羊,使得她左右搖晃著。

  「唔?還是說霜不想吃掉夜月?」羊抬起頭,無辜的眼睛眨呀眨,「但是這樣夜月會很可憐耶!沒有人幫他解--」

  「喂!妳想到哪裡去了?!」

  真是,如果沒有制止住,這隻羊大概會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讓她跟夜月相處久了,夜月大概會被帶壞吧……

  「所以說,霜你到底想不想吃掉夜月啊?」

  所以不能讓夜月跟她常見面。

  說到見面,什麼時候才能和夜月見面呢?

  「想啊……不對!!妳剛才問了什麼?!」驚醒過來,才發現自己回答了奇怪的問題。

  「什麼?羊咩剛剛什麼都沒有問啊!」她笑得燦爛,好不開心的晃了晃腳。

  「……」隨手一丟,將羊丟到沙發上。

  「唔!痛痛……」羊撫了撫自己,語帶哭腔。「霜壞壞!羊咩不跟你說夜月的事情了!」

  本來走到房門口的顏霜突然又走回羊的身邊,緊張的問:「夜月怎麼了?!」

  羊搖了搖頭。「羊咩不要跟霜講,誰叫霜剛剛對羊咩壞壞。」

  「誰叫妳要讓我講出奇怪的話。說,夜月怎麼了?!」

  「嗚嗚……羊咩要去跟夜月告狀……嗚嗚……」

  裝哭。

  「……」

  「你為什麼要欺負羊?」突然,冷冷的語調自她口中脫口而出。

  是玄?!

  「妳怎麼出來了?」他問,感到疑惑。

  「她被欺負,我能不出來嗎?」玄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誰欺負她?是她不跟我說夜月的事。」

  「你不是她的誰,她沒有必要跟你報告她遇到夜月的事。」

  「我--」

  「你那麼想夜月,為什麼不自己去找他?」

  他忽然覺得,看著玄用羊的身體說話,真的……很奇怪。

  羊應該笑得開心,笑得燦爛,還要帶點無辜的眼神,那才是她,才像她。

  「明明想見他,為什麼不去找他?還是說,他對你而言沒有重要到非親自見他不可?」

  「不,夜很重要。對我而言,他非常的重要,重要到,我願意為了他做任何的事。」

  「包括房子,以及衝進火場?」她冷笑。

  「妳怎麼知道?!」他感到驚訝。

  衝進火場那件事,除了孤兒院的人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才對啊!

  更何況是玄。

  「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是很好,但是如果危及到自己,他也不會感到快樂。」

  走到他面前,玄淡淡的說。

  「他的快樂,就是你的快樂,對吧?」

  他點點頭。「嗯。」

  「所以,你的快樂,也是他的快樂啊--」

  剛說完,她就倒了下去。

  他飛快的接住她下墜的身軀,感受到羊的體溫,暖暖的。

  這樣的暖度,可以帶給人溫暖,卻也可以使人感到冰冷。

  似是一體,卻又壁壘分明。

  她本身,其實也很痛苦……吧?

  和玄說了這幾分鐘的話,他忽然想念起,羊那無辜的眼神,以及燦爛笑容。

  他將羊抱回床上,看著她的睡容。

  這是他第一次,正視夜月和那隻蟲之外的人。

  ……還是笑臉比較適合羊,雖然他沒看過羊哭的樣子。

  無論如何,他還是喜歡她的笑容,和他們的。

  夜月,小蟲,和這隻羊。

  趴在床邊,他昏昏欲睡。

  「霜……不要睡那裡,會感冒的……」

  喃喃地說,羊拉了拉他的手臂。

  他恍恍惚惚的爬上床,睡在羊的身邊。

  「謝謝……」

  不論是羊,還是玄,還是他們……

  他都感謝--


  一覺醒來,映入眼簾的,是羊那毫無防備的睡容。

  他伸手撥了撥她垂落的髮,眼前的她,單純的像個小孩,他不懂,為什麼她可以這麼信任一個人?她難道不會有所防備?

  如果有天她被騙走了怎麼辦?

  但,玄說的沒錯,他並不是她的誰啊……他不能干涉她的一切。

  手撫上了她的面頰,看著她,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夜月。

  現在夜月在幹麻呢?

  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他過的好嗎?

  會不會又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的?

  「啊……霜的手好溫暖喔!大大的,跟羊咩的好不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羊已經醒了,正用臉摩蹭著他的手。

  「……」

  「霜你是不是想到夜月了?想說現在夜月在幹麻,然後很久沒有見面了--」羊邊說,邊打了個呵欠。「都沒有辦法吃到夜月,所以在想夜月了。對不對?」

  無辜的羊在自己眼前放大,說了讓他很想打她的話。

  「什麼吃掉不吃掉?!妳又在想什麼了?」

  真是,為什麼從昨天到剛剛,他會覺得無辜的樣子比較適合羊?

  一定是因為他在這裡待久了,所以被影響了!

  明明一副小惡魔的樣子,他居然會覺得很可愛?!

  他錯了,他被羊不說話時那抹說不上來的感覺給騙了。

  「難道羊咩說錯了嗎?」

  「全部都錯了。」

  這時候真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在想夜月。

  「那,羊咩去找夜月,去跟夜月說你一點都不想他。」剛說完,她便離開了顏霜的懷抱,蹦蹦跳跳的往房門口走。

  「等等!」顏霜快速地爬下床,抓住她的手臂,將她從房門口給拉了回來。

  「為什麼要等?」她被拉回床上,有些無辜的看著他。

  「妳要去找夜月?」

  她點點頭:「對啊,去找夜月跟小蟲。」她看他一眼,「你想去嗎?」

  愣了一下,他撇過頭:「不要。」

  羊搖了搖頭,笑得很燦爛:「那霜你要在家裡乖乖等羊咩喔!」

  「……」話才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

  他其實想去找夜月的,他好想見他,好想跟他說對不起,和好想你。

  那麼,為什麼他不一起去呢?

  像是了解了什麼一般,顏霜回過頭,想找羊一起去找夜月,但羊已經出門了。

  來不及,來不及了……

  很多事情他們總是來不及,來不及在吵架完,後悔的那一瞬間和對方說對不起;來不及在分離的那一刻留下聯絡的方式;來不及和對方分享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來不及之後,能不能挽回些什麼呢?

  他不曉得,答案總是無解。

  顏霜看向眼前的透明落地窗,明明那邊的世界是那麼的近,近得他伸手可及,但總是有一層透明的玻璃隔在他們之間,讓他想往前也不是,想後退也不是。

  夜月……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呢?

  ……



  「小蟲!夜月!」

  羊跑去找小蟲,夜月很難得的出現在小蟲身邊。

  「羊咩!我和夜正要去找妳和霜耶!」小蟲看到羊,很開心的打招呼。

  羊燦爛的笑著,「羊咩本來要找霜的說,但是霜說他不要來。」

  聽見這話,夜月的臉色有那麼一剎那改變了。

  小蟲和羊看到,相視而笑。

  「所以他現在……?」

  「現在霜在羊咩家做苦工。」羊一副若無其事的說著。

  「什麼?!」夜月聽了,大喊一聲。「妳說霜在妳家做苦工?!」

  「嗯?對啊。」羊眨著無辜的眼神看向夜月,「夜月不喜歡羊咩要霜做苦工嗎?」

  發覺自己有些失態,夜月回復到冷冷的神色。「……不關我的事。」

  他要怎麼樣都不關自己的事。

  但是,真的能夠無動於衷嗎?

  夜月聽不見羊和小蟲開心聊天的聲音,他只是反問著自己。

  很久沒有見到霜了,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應該是會很好的才對。那隻羊大概只是想要讓自己擔心,看自己擔心霜的樣子。

  他不笨,但是對於他重視的人,他還是不免失態了。

  「夜,你在幹嘛?走啊!」小蟲和羊走在前頭,她發現夜月沒有跟上,轉過頭對夜月說道。

  「去哪?」回過神,夜月有些疑惑不解。

  「去羊咩家呀!笨夜月。」小蟲說,羊在一旁笑了起來。「虧夜月你當初國中基測還是考滿分的耶!」

  夜月美麗的臉龐在那麼一剎那冷凝了起來,而後換上燦爛的笑顏,走向小蟲。「妳罵誰笨?嗯?」

  「呃、那個……羊咩,我們去找顏霜吧!」小蟲笑著,眼裡閃耀著心虛。

  「喔,好呀!」羊拉起夜月和小蟲的手,將他們帶去自己的家。

  看見羊,夜月不忍對她發脾氣,也不想在羊的面前教訓一下那隻小蟲。

  他是怎麼了呢?怎麼遇到羊就不怎麼像自己了?

  霜會這樣嗎?

  他應該也會吧。

  他們最了解彼此了,不是嗎?

  小蟲和羊自顧自的聊天,夜月只是在一旁想著他們的事。

  霜、蟲、羊,和自己。

  他的思緒流轉著,突然眼光定在羊的笑臉上。

  為什麼會對羊不捨,他突然有那麼點明白了。

  羊的身上有股幽柔的氣質,但是她一說話,那股氣質便幾乎消失。

  她……是刻意的嗎?

  那抹淡淡的憂愁,讓她增添了一股神祕,她卻不想讓那樣的氣質顯現出來。

  所以她只好偽裝,用著無辜燦爛的笑容來掩飾這一切。

  是嗎?……是這樣嗎?

  他臆測著。

  說不定霜知道些什麼。

  就要去見霜了。他還好嗎?

  ……早知道就不應該把霜丟給羊了,害得自己好想他。

  他要跟他說對不起,和好想你。

  他不想再和霜分開了。

  再也……不要了--



  「霜!」

  回到家,羊一開門就是往裡頭衝,三兩下就見不到她的人影。(是羊影才對……)

  小蟲彷彿把這裡當成是自己家一樣,倒在軟軟的沙發上。

  「小蟲……夜月?!」

  顏霜從室內走出,身上掛著一隻羊。

  「霜--」夜月愣愣的看著顏霜,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妳給我下來!!」該死,夜月在,給他看到他會怎麼想?!

  「噢……」羊從顏霜身上爬下,哀怨的看著夜月和顏霜:「霜有了老婆不要羊咩了……」

  羊跑去窩在小蟲的懷抱裡,小蟲在羊咩身上蹭了蹭臉頰。「乖乖喔,讓他們去,不要理他們。」

  「夜月……」顏霜看著許久不見的夜月,盛滿的思念侵蝕著他,在看到夜月的時候,滿溢出來。

  「……」霜被別人抱,夜月心裡不高興。

  但是他不想承認這是吃醋。

  「那個、夜月……」顏霜朝夜月走近幾步,小心翼翼的,就怕他不高興。

  小蟲和羊在一旁,看著平時對羊兇巴巴的顏霜,彷彿看了什麼新奇的玩具一般,興奮的打量著。「哇啊!霜居然會怕夜月生氣耶!」

  「當然,夜月是最厲害的人啊!」小蟲在旁邊笑著說道:「因為如果夜月不要,霜也不能強迫夜月的。」

  「是喔是喔!!嘻!難怪這麼久了霜還沒有把夜月吃掉,原來是夜月不願意喔!」羊坐在沙發上,晃了晃短短的蹄,開心的說著。

  顏霜聽見,忍著上前打羊的衝動。

  不行,現在是夜月比較重要,不能跟她們計較太多,夜月還沒原諒自己,他也還沒跟夜月道歉……

  「那個、夜月……對不起。」

  「……對不起。」

  兩人愣愣的看著對方。

  羊和小蟲偷偷笑著,因為他們兩人臉上尷尬又有著掩藏不住的開心表情。

  「那個--」

  「我--」

  又是同時。

  兩人都笑了開來。

  就算分開了這麼久,有些東西還是不會變的。

  即使吵架了,即便是分離了,他們知道,他們還是會擁有彼此的。

  比朋友還好,比家人還親。

  「夜月,你先說吧!」

  夜月搖了搖頭,美麗的長髮因而甩動著。「不,霜你先說。」

  顏霜那總是冷冷的眼神,只有在看見夜月的時候才會滿溢著溫柔。他往前走了幾步,抱住夜月。

  「夜月,我……很想你。」熟悉的暖度,從懷裡散漫開來。

  顏霜閉起眼,嗅著夜月的髮香,夜月揚起了淡淡的笑,反手抱住顏霜。

  「霜,對不起,把你丟在這裡。」

  還有,我也很想你。


  「啊……這樣就和好要走了喔?」

  門口,顏霜和夜月合力拉著想黏住羊的小蟲,打算離開。

  「不然呢?讓霜繼續在妳這裡做苦工?」夜月燦爛的笑著,卻讓羊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呃、那個……」糟了!

  「苦工?怎麼回事?」顏霜在一旁聽得一頭霧水。

  「啊!沒有啦沒有啦!霜你聽錯了!對不對啊夜月?」羊陪笑著臉,求救似的看著夜月。

  夜月視而不見。「那隻羊說你在這裡做苦工。」

  顏霜頓了一下,而後笑了起來,「是有這麼回事呀!羊妳說是不是呢?」

  慘了慘了!!

  死顏霜!人家又沒有真的要你做苦工,你居然順著夜月的話。果然是夜月最重要!哼!

  「啊……我還有事情,就不送你們啦!小蟲掰掰,有空要記得過來喔!」羊心虛的說道,邊對著他們揮揮手。

  「嗚……羊咩……小蟲不要兇巴巴的顏霜和夜月啦!人家要羊咩啦!!」小蟲被他們兩人拉著,眼睜睜地看著大門被掩上了。

  「走!還有很多坑等著妳,別給我跑掉了,知道嗎?」夜月冷凝的臉上揚著美麗的笑容,小蟲看著眼前的美麗的臉,卻只能乖乖聽話。

  誰知道惹火夜月會發生什麼事啊!!

  嗚嗚……人家要羊咩暖暖的羊毛,不要兇巴巴的夜月啦!

  嗚……



  望著空蕩蕩的房子,顏霜、夜月和小蟲的聲音漸漸遠去,羊窩在沙發上,發呆。

  很久很久以後,霜和夜月是不是也會像現在這樣,那麼好呢?

  羊閉起眼,心裡替他們感到難過。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和好了,把握現在才是最重要的!不能因為未來而感到沮喪。

  睜開眼,環顧四周,一片寂靜。

  霜在的時候多好,回到家可以不用面對這空蕩蕩的房子。

  ……

  算了算了,至少霜現在和夜月在一起,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欸,霜。」

  「嗯?」

  「為什麼那隻羊身上會有一種……憂愁啊?」

  「憂愁?她沒什麼憂吧!那種傢伙怎麼會憂愁?」表理不一的傢伙,小惡魔一個。

  「是嗎?但是,那感覺很明顯啊,你知不知道為什麼?」

  「……會不會是因為玄啊?」

  「什麼?玄?誰啊?」

  「就是啊--」



  你什麼時候,才會來找我呢?
  你離開這麼多年了,我想你,你知道嗎?
  我好想跟你說,說我……


  『霜,我不要你離開我,我不准,我不准,知道了嗎?!』


  我沒有離開你,可是你卻先離開我了……
  夜月--

 ========

終於、終於……

終於寫完啦!!!!!!!

((甩淚

這篇嗯……原本預計5000字,結果夜月那裡就足足多了1000字。

所以進度有點慢了下來,本來昨天就應該打完的。(默)

嗯嗯,解說一下。

顏霜和夜月是小蟲學妹的人物角色,某天因為聊天聊一聊,本來不會有這篇的,
結果羊咩就這麼挖坑了,而且一拖還不是拖普通的久……

(不拖稿就不是作者啊啊啊!!!)(大誤!!)

"2008-04-30 20:25:52"
這是當初小蟲那篇【夜月篇--對不起,我想你了】的po文時間。

再看看羊咩自己這篇【顏霜篇--我也……想你了】的時間……
(大默!!)

呃嗯……
這篇裡頭有很多羊咩的私心。(小花花!~)

像是霜跑到羊咩的床上啊、吃夜月豆腐那裡啊……

(默)

總之就是這樣啦!

(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