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時候才會來找我呢?


  待在這裡少說也有一個月了,每天,他都想著他,那個將他推給這隻該死的羊的,他最喜歡的人,夜月。

  天,亮了。

  「霜!」一聲叫喚,隨之而來的是一隻羊和擁抱。

  閃避不及,他就這麼給抱住了。

  「……滾。」冷冷地,他說。

  「啊……霜你怎麼可以對羊咩這麼冷淡?人家沒有搶你的夜月呀!雖然羊咩很喜歡他的說……」

  眼前的羊眨著無辜的眼,說的話卻直中他的要害。

  「妳敢搶我的夜月,我就把妳烤來吃!」他吼。

  羊那無辜的眼瞬間泛起淚光,天真無邪的樣子煞是可愛。

  天知道那隻羊的骨子裡究竟有多黑!

  像是擁有雙重人格,那隻既是白的羊,亦是黑的玄。
  似是合而一體,卻又壁壘分明。

  「說,什麼時候我才能回去?」

  「啊?霜要回去噢……不要啦!陪羊咩不好嗎?」眸裡的淚光尚未褪去,她笑著問,無辜的神情不變。

  「這裡沒有夜月,夜月不在這裡。」
  沒有夜月的地方,他沒有留下的必要。

  「唔?但是夜月不是對你不好嗎?大家都說夜月利用顏霜喔!」咬著食指,她說。

  淡瞥了她一眼,忽然有股衝動,想扯下那張笑得燦爛無辜的臉。

  「大家說?別人算的了什麼?!」他冷哼,羊斂起無辜眼眸,笑看著他。「別人不是我,也不是夜,不可能懂得我們對彼此的感情。」

  她淡笑不語,只是看著他,好似要將他看穿。

  這,就是玄的眼神。
  卻也是羊……

  「那,你能看清自己對夜月的感情嗎?」她走到他面前,相處了這一個月,他以能清楚分辨哪一個是羊,哪一個是玄。「若你能看清自己,那你看得見夜月的嗎?」

  原以為自己能說出肯定答案,卻在答案呼之欲出的前一秒,他,猶豫了。

  夜月利用自己嗎?
  他知道不是的。

  夜月只是,希望自己能陪在他身邊而已……
  不是這樣的嗎?

  那麼為什麼,他會猶豫而說不出口呢?

  「呵……」羊笑了笑,「羊咩先去吃早餐喔!因為等一下要去見小蟲!~」

  他沒理會,只是陷在自己的思緒裡。
  
  忽然,羊跑到他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道:「說不定,可以遇到夜月喔……」

  他轉過頭,瞪著眼前的羊,還是那張燦爛無辜的笑容。
  
  「要乖乖等羊咩喔!」

  ……


(待續)
「不管夜月是不是在利用我,那都無所謂,我不在乎。只要他還需要我,我就一定會待在他身邊!」


總之就是空白
(很乾脆的被眾毆+巴飛)

嗯,因為實在是後面寫不出來了,所以只好分成上,不知道會不會有中和下啦……
不過是一定會寫完的。
畢竟是跟小蟲一起寫的,而且小蟲已經寫完了……

(所以前面不是重點,重點是後面?!)

啊啊,總之就是這樣啦!
(揉毛)
(雜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