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蟲子發文後,咩咩就用及時通的可愛視窗可愛的登場了。
       然後和蟲子聊了幾句之後,咩咩大喊著「夜月啊啊啊啊!!!!」(←蟲子忘記有幾個"啊"跟驚嘆號了,就先這樣吧。)
       所以,蟲子就讓夜月出現了。
       接著,咩咩像夜月提出了抱抱的要求,可是夜月卻讓顏霜出來了。
       再來,顏霜因為照片一事(詳情請看"夜月其實很秀色可餐?(六)")惹到夜月,於是他也只能乖乖的抱起咩咩了。
       然後蟲子和咩咩終於扯完東西、聊完南北,顏霜準備把咩咩放下來時,一直沒有出聲的夜月冒出了以下這一句。
       「對了,羊咩,妳要不要把霜帶回家啊?」
        然後,大概是這樣的:(粗體是及時通的對話。)

        夜月:對了,羊,要不要把霜帶走啊?
        霜:(驚)
        咩咩:好啊好啊!!~~
        霜:(大驚)
        咩咩:(飛撲)
        夜月:那,請便吧~
        夜月:晚安了~
        霜:夜月......
        夜月:掰掰~~
        咩咩:掰掰
        霜:夜月......
        咩咩: 霜是我的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瘋了的羊)
        夜月:掰掰~~~(無視霜的吶喊)
        蟲 : 嗯嗯,先下了喔~
        蟲 : 明天見~~~
        咩咩: 掰掰
        蟲: 嗯嗯~~

        以上前因,造成了顏霜現在下落不明的狀態......
       
        「吶,蟲子......」
        呈現半透明的夜月,雙腳離地,像個幽靈似的漂浮在蟲子的旁邊。
        『妳覺得霜現在怎麼樣了......?』
        夜月停頓了一下,然後蟲子一起用哀怨的語氣說出這段話。
        「咦?妳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夜月驚訝的看著蟲子,而對方只是不耐煩的朝他猛丟白眼。
        「你這句話不曉得說幾百次了!」
        她真的快煩死了!
        從昨天及時通的對話結束,霜真的跟著咩咩回去之後,夜月這句話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而且次次都是在她的耳邊說的,擾的她不得安寧!
         
        『對了,羊,要不要把霜帶走啊?』

         而她其實知道,夜月在這句話說出口後不到一秒,立刻就後悔了,只是當時夜月在氣頭上,根本不會去注意。
         可她就是知道。
         畢竟對她而言,所有她找到的角色都只是在和她共用同一個身體的,她當然會知道夜月在想些什麼。                  (↑這句看上去怎麼這麼詭異?)(天知道......)
         或許夜月有察覺到這份異樣,然而他卻選擇了忽略,然後無視發出微薄抗議與掙扎的霜,逕自走了、離開了。
       可是接下來卻是她這隻無辜的蟲的地獄啊!(用驚嘆號來顯示我的可憐之處)(你是哪裡可憐了?)
       「唉......唉唉......」
      夜月就這樣哀聲嘆氣的,已經持續了很多天,讓她相當的煩惱。
       「唉......」
       「拜託你別再嘆氣了好不好!」
      這一天,終於忍不住的她拍桌,站起來朝夜月吼著。(夜月一語:沒良心的蟲......(指指指))
      夜月愣住了,驚訝的看著這條難得對他發脾氣的蟲。
      「既然現在後悔了,為什麼當初要那麼說!」(原本後面還有這一句:真是笨蛋!虧你國中基測還考滿分!)
      蟲子用一種很受不了的語氣跟他說,還補上一個藐視的眼神。(夜月:該死的蟲子,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咬牙切齒))
       「先不說那已經收不回來的話!重點是,為什麼你不去找霜?為什麼你每次都要霜來找你,而不是你自己去找他!」
       蟲子的指責像是一桶水,直接潑在他的臉上,讓他清醒了些。
       是啊......為什麼他不去找霜呢?
       「夜月......霜待在你身邊這件事情不是理所當然,你要懂得珍惜這樣的時光......」
       蟲子突然殺出這句話,讓他的思緒斷掉。
       「你知道我是怎麼安排後來的劇情的......」
       她愧疚的模樣倒映在他的眼裡,氣氛突然的沉重起來。
       「嗯,我知道啊......」
       雖然他知道,可是他可是從來沒有生氣的喔。
       所以他輕易的露出了笑容,抵著蟲子的額頭,繼續說下去。
       「我會珍惜的......謝謝妳,讓我和霜相遇。」
       他打從心裡這麼想。
       「我也很想念霜喔,在這段時間裡......」
      所以......
      「所以,我要去找咩咩,然後再把霜給接回來。」
      為了這些相遇,他微笑。
      

       只要是重要的人,
       都必須好好珍惜。
      
       他其實一直都明白的,
       只是總會忘記,
       可是,不管忘記幾次,
       他都會想起來的。


       霜,你現在還好嗎?
       等我,我啊,
       要去找你了喔。

       夜月的髮絲隨著風,用最美的姿態瓢揚著,他看著遠方,霜的方向。
       他要去找霜。
       
       霜,對不起,我想你了。
       可是,這次我要自己先去找你。

   








唧嘎嘎嘎嘎嘎----!!(激昂的吶喊)
過了這麼久,
蟲子終於把這個給打完了QAQAQAQAQ
夜月你這傢伙老是給我找麻煩......嗚撲--(←被踹飛)
你很好,給我記住。

嗯嗯,回來了。
咩咩~~(燦爛的微笑著)
接下來霜的部分就換妳了喔喔喔--
蟲子我會很期待的的的--
等妳喔~~






總之就是這樣。
又是共同創作文。

過幾天會慢慢貼上來。

夜月和顏霜是小蟲的人物,而小蟲是羊咩的小學妹。

那至於那個顏霜目前在羊咩窩裡面,所以請期待後續"顏霜篇"。

想看夜月和顏霜文的大大,請至小蟲窩,謝謝。
http://blog.yam.com/atmy/article/145856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