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驚嚇,從夢中驚醒,我睜開雙眼,迅速地抄起掛在腿邊的槍,槍口抵著眼前的人。

  我,喘息。

  「真是盛情的禮遇。」眼前的人是她,換下了她喜歡的日本服,改穿著一件暗紅色的連身短裙。「只不過要叫妳回去,妳卻拿槍抵著恩人,不怕遭天打雷劈?」
  語氣裡,充滿調侃。

  氣息不穩的收起槍,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和葉。

  「怎麼,今天會突然來這找我?」平時,她是不會來這打擾的。

  她聳了聳肩。「有人想對我不利,我能不尋求庇護嗎?」

  我瞪了她一眼。
  什麼不講,講這種不吉利的話做啥?

  不遠處,一輛車就停在那,她走近,司機便替她開了車門,用手抵著車門上頭。

  我一同坐進去。

  當那司機坐回駕駛座時,從照後鏡看去,那司機的眼藏了抹肅穆之氣,要不是與他四目相接,我也不會發現。
  這人……

  她舒適地往後,靠在椅背上。「欸,剛才妳--」

  「怎樣?」我刻意打斷她的話,不讓她說下去。

  她瞥了我一眼,「沒,沒事。」

  車子發動,窗外的景像快速掠過,我看著,心裡著實不安。

  怎麼會,又夢見了?
  明明是距離遙遠的事,為什麼還會記得?

  不讓她說下去,是因為我知道她要問什麼,而我,不想答。

  沒有必要,沒有必要的……



  回到店裡,我跟在她身後,欲走進她房內。

  她在前頭,開了門,正打算走進去,裡頭卻衝出了一道人影。

  女人。

  「妳這狐狸精!把我的男人還給我!」
  槍口對著門,那人大喊,同時開槍。

  「砰!」

  煙硝味充斥著房內,女人拿著槍,我明顯感受到她的顫抖。

  「請小心拿,一個不好,可是會死人的。」
  我笑。
  
  我握著槍管,腕勁一使,槍管便對著天花板,天花板有個小孔,是剛才那發子彈。

  「妳……」穿著時髦的女人,漸漸握不住小槍,軟弱地倒退幾步。「速度好快……」

  冷笑。

  剛才那句話,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能夠快速地衝到那人面前,阻止了子彈打到她的危險。
  
  她從我身邊走過,瞧也不瞧那女人,就這麼走到貴妃椅,慵懶地躺下。

  「任務沒有達成,真是令人失望啊!」
  她閒閒地說道,隨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書玩弄。

  「這不算任務吧?畢竟是自己動手呢!」我說,朝那女人逼近,她怕我對她不利,不斷地往後退,直到背抵著牆。「妳說,是嗎?」

  這就像狩獵一樣。
  我想。
  只不過,眼前的獵物稱不上秀色可餐就算了,居然還抹了讓人難受的香水,真搞不懂這女人在想些什麼。

  「誰、誰叫那妓女要搶了我的人!」那人憤恨地瞪著她,似乎不殺了她,難以消除心頭恨。

  「咦?這位小姐,請注意措辭喔!是妳的男人跑來找我,不是我搶了妳的人喔!」
  她的嘴角漾出一抹笑,那是職業式的笑容,我看著她,忽然心口泛酸。

  「我……」女人咬了咬唇,無話反駁,忽然,她推了我一把,瞬間重心不穩,我退了兩、三步。

  就在這空檔,那人拿出預藏好的小刀,直直的衝向她,欲置她於死地。

  「我要殺了妳!!」

  「鏗!」

  金屬撞擊的聲音。

  比女人更快地,我跑到她面前,拿著那把裝飾槍,制止了小刀的攻勢。

  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一抹冷笑。

  「妳……」

  用力一揮,小刀甩了出去,狠狠地刺在牆上,刀身沒入一半。
  迅速地,我用槍在她頸後一敲!

  那人暈了過去。

  「喂,妳太狠了吧?對女人家居然不手下留情點?剛才那記敲得很響耶!」

  手中扶著那女人,我轉過頭瞥了她一眼。

  「手下留情的對象,絕對不會是這種女人。」
  我說。



  「妳不解釋一下?」

  將那女人帶去別的房間,我走回她身邊,問。

  「有什麼好解釋的?」她輕哼一聲,隨手把剛才拿的書丟到几上,「那女人是給某個政客包養的,雖然那傢伙一直想帶她回家,但他父母可不同意。前陣子那傢伙常來找我,她不爽的大概是這原因吧?」

  「很好。」我點點頭。


  我找了幾個店裡的男人來,將那女人交給他們看顧。

  「別讓她傷到自己和小姐。」

  「好的。」



========未滿十八歲請跳個十五行左右="=(怎麼會寫出這東西咧?)========


  我走到城裡,看著眼前的小招牌,「堤姆工作室」。

  「堤姆。」

  我開門。走了進去。

  「嗯……別、你有客人……」

  「沒關係,讓她等,妳比較重要。」

  「討厭……」

  面無表情,走向室內左手邊的房間,門虛掩著,我撇過頭,看見一旁隨意擺放的棒球棍。

  「磅!」

  「哇啊!」女人的尖叫聲。

  「啊啊啊!!我的門啊!!」男人的慘叫聲。

  「剛才我在外面等了一下,還沒好啊?」抄起棒球棍,無視床上半裸的女人,瞇著眼,看著眼前已褪去上衣的男人。

  「妳!!那是我的門欸!」

  「喔。」我看了門一眼,上頭破了一個大洞。「還要再等下去嗎?」

  「喔!千萬不要再砸了!我馬上穿好衣服,馬上!」

  我點點頭。

  「乖,等等再來陪妳喔!我先跟魔女做個交易。」對著女人,他說,邊瞪了我一眼。

  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我走去書房,堤姆跟在身後,我側身讓他進來,關門,上鎖。

  他抽起煙,笑了一下。「什麼事這麼神秘?」

  「最近哪個官員鬧家醜?」

  「怎麼?對政治有興趣了?」

  看著他的笑臉,好想給他一拳。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張醜陋的臉。

  污穢。

  「喔,好啦!是代號"蕭"的肥子。」

  這就夠了。

  「嗯。」

  轉身,正要開門,卻聽見他走來身後的聲音。

  我戒備著。

  「喂喂,沒有必要這麼緊繃吧?每次妳來,不只賺不到妳的錢,還得修理妳弄壞的東西,客人看妳來不嚇跑才怪。」

  「有意見?」

  「有。」

  我轉過身,面對他。

  「難不成你要我表面是個徵信社,私底下跟你一樣,吃了自己的委託人?」我諷刺的說。

  他笑而不答,手輕捏我的下顎,我抬起頭,與他琥珀色的瞳孔對視。

  「每次都只問人名,妳就有辦法找齊資料,連困難度A的資料都能找著,搶人飯碗的都沒妳厲害……」

  他在我唇上輕喃,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輕輕的,我瞇起眼。

  ……

  「哇靠!!」

  看他摀著肚子,知道這次下手並不輕。

  「豆腐吃得怎樣?」

  「……味道是還不錯……喂!是妳問的,不能動手啊!」
  摀著肚子,他喊。

  「喔。」

  推開門,他跟在身後,走出書房,倏地放開堆著門的手。

  「呃啊!!」

  無視他的慘叫,我離開工作室。

  「堤姆,你怎麼流血了?」
  「夜!妳這魔女!!」

  呵!



  走在街上,心裡想著,如果剛才那件事給她知道,她一定會興災樂禍的說--

  『唉呀!殘害國家未來棟樑,真糟糕呀!』

  嘖。

  現在還是蒐集資料比較重要。



  「我回來了。」

  「小小姐。」

  「嗯。」

  三個男人首在床邊,床上躺著那女人。

  薇亞。她的名字。

  「如何?」

  「您出去之後,她有醒來一段時間,後來她拒絕進食,小姐便來看她。」

  「看她?」

  其中一個男人點頭‧「她吵了一個下午,現在是吃了藥,才睡著的。」

  「發生了什麼事?」
  我問,卻見每個人遲疑了一下。

  「那個……小姐有交代,不能讓小小姐知道……」

  ……

  不行,要冷靜。

  「你們繼續看著她。」

  「是。」







(To Be Cony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