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目光駐足在她身上。
  而妳,漸漸地被我遺忘。
  我卻害怕……


  日子,原本是可以這麼平順的下去。
  塵以為的平順,卻帶給她,莫大的災難。
  自從,塵開始打聽筱海的事之後。

  「等等請同學來前面拿稀硫酸和硝酸……」
  化學實驗室裡,老師前方擺滿了各式的化學藥劑,大家都戰戰兢兢,因為只要一有疏失,就可能有災難。
  「塵,可以拜託妳去拿嗎?」筱海手上拿著玻璃杯,對塵說道。
  「沒問題。」
  當塵兩手拿著化學藥劑走到他們那組時,忽然,在一旁玩耍的筱海推了一下轅昊,他一時閃避不及,便重心不穩的朝塵的方向跌去。
  「小心!」一旁有人大喊,卻沒有人出手扶他一把。
  塵看見轅昊朝自己跌來,為了不讓化學藥劑濺到他身上,她一側身,輕巧的躲了過去,但轅昊卻也硬生生的跌倒在地。
  「碰!」
  「你沒事吧!轅昊?」筱海走上前,扶起了他。
  他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是誰推的?」塵放下手中的藥劑,老師也趕忙走到轅昊身邊,問道。
  筱海歉疚的一笑。「是我推的,剛才沒注意到,所以……」
  「班長,下次注意一點。」說完,老師走回教室前方繼續講課。
  白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筱海以及轅昊兩人,那臉上一閃即逝的笑容。

  原本,塵以為那只是不小心的偶發事件,然而,卻越來越頻繁--當塵找到的資料越齊全的時候。

  「這些……」塵翻著手上的資料,對著眼前的女人問:「都有依據?」
  她點點頭。「撇除那些女孩的事,也就是妳不相信的事之外,那些都確實有依據。」女人熟練的點起涼菸,慵懶的吐出一口白霧。「而且,她現在的目標就是妳,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
  縱使眼前擺放著的證據都表明了罪證確鑿,但要她一時之間相信這些是筱海做的事,實在很難辦到。
  「我還是很難相信。」
  女人輕笑出聲,「是很難相信,還是不願相信?」
  塵不語,她見了只是搖了搖頭,「隨便妳,但我相信妳應該不會中了她的計。」她將手上的菸頭丟在地上,「畢竟,妳可是『那個人』的學生,不是嗎?」
  塵驚訝的看著她,「妳怎麼會知道『那個人』?」她向來不是隱藏得極好的嗎?還是說他……
  「好歹我也曾經是他身邊的助手,雖然現在被那個廢物給趕了出來,但是--」她笑了笑,只有二十出頭的臉上露出一抹滄桑。
  那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還記得吧!那個時候……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妳,頤姊。」
  「哼!想妳以前還只是個小鬼頭,」她踏著輕巧的步伐,漸漸走遠。「歲月真是不饒人啊!」
  塵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微笑。

  「我回來了。」塵脫下鞋,對著屋裡頭說道。
  墨從室內走出,白跟在他的後面。「妳去找頤?」
  「墨叔叔,你怎麼知道?」塵驚訝著,手中那一疊資料也不避諱的就放在桌上。
  「妳身上有著她慣用的煙味,」墨對著白說:「頤是以前的朋友。」
  白點了點頭。
  他在小童那裏的時候,就聽見有關於「頤」的事情。大家都敬她為頤姊,縱使她只有二十來歲。
  看著桌上那疊資料,白沒有注意到墨和塵的對話,他只發現,塵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地方……
  白也沒有提醒她,雖然知道塵就是會敗在那個地方。
  對塵來說,那就宛如致命傷一般--
  疼。

     *     *     *

  「早啊!塵。」
  「早,轅昊。」
  一早的英文課,白又往窗口外發呆,塵也注意到了,每次英文課白就是在發呆。
  「塵,妳聽得懂老師說的嗎?」轅昊就坐在塵的前方,而塵坐在最後面的位置。
  塵搖了搖頭。「什麼過去式,什麼whom啊that啊什麼關代,我通通不懂。」她嘆了一口氣,「英文非得要這麼麻煩不可嗎?怎麼跟數學一個樣啊!」
  轅昊笑了笑,「我教妳吧!that後面……」

  白看著窗外,一絲暖風吹過他的耳畔。
  白想起了,那彷彿是很久以前了,有關淨的事,有關他們的事。
  那時候,他們會一同嬉鬧,還有母親,她總會在庭院裡種些花花草草。
  每當夏風吹來時,院裡那如同藤蔓般的非洲茉莉便會開出白色小花,帶著好聞的香氣,隨風搖曳,他們就會惹得一身香氣,笑得開懷。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
  明明,現在才夏天而已啊!淨也沒有離開很久……
  感覺上沒有。
  那些愉快的回憶,現在,只專屬於他一個人。
  再也沒有人,與他一同分享這份再尋常不過的幸福了……


  中午,轅昊找塵一起吃飯,筱海卻沒有跟來。
  「沒關係,我們先吃吧!」
  「可是,筱海這樣會不會餓著肚子?」塵擔憂的說道。
  「不然,我們買些東西給她吃,不就行了?」轅昊對著塵笑,回道。
  塵點點頭,「也對。」

  回到教室,塵拿了個餐盒給剛幫完老師忙的筱海。
  「這給妳,妳還沒吃吧!」
  筱海抬起頭,「你們吃完了?」
  「嗯,我和轅昊一起吃的。」
  「……算了。」筱海別過頭,沒再理塵。


  放學,人擠人的。
  塵照常在校門口等白,卻因為人潮擁擠而險些站不穩。
  算了,離門口遠一點等好了。
  塵想著,便走離門口遠些。
  人多,總會有些小擦撞,塵也不以為意。
  這時,一個長髮女孩筆直的朝她走來,塵感到莫名,卻沒有仔細多想。
  兩人,就這麼撞到了。
  「抱歉。」塵先道歉,正打算繼續走時,忽然,左手臂上一陣劇痛使她心驚。
  她低頭一看,只見左臂袖子已被利刃劃破,鮮豔的血染紅了衣袖,從臂上到地上,血花朵朵,蔓延。
  她忍著疼,轉頭想找那名女孩,卻連個影也沒見。

  塵給白送去醫院。
  一路上,塵忍著疼,右手死命的壓握著左臂的傷口,白的臉色始終很難看。
  鮮血止不住,就連白用來緊急包紮的帕子也染上鮮紅,塵的指縫間也滲出血絲。
  「白,你在生氣?」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吧?
  「……快到了,忍一下。」
  答非所問。
  塵搖了搖頭。擔心就說,生氣就講,有必要把自己藏得那麼深,深到讓別人探不清嗎?
  有必要嗎?……
  可是,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可以批評別人呢?……


  那感情的流逝,居然是如此的快……
  當我察覺,想伸手去抓住時,卻只有一陣風,流過。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