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結果,讓我情何以堪?
  她,和他,都離我而去了。
  連個……彌補的機會都沒有嗎?


  喪禮,辦成了兩個人的。
  他手中抱著熟睡的娃娃,靜默的坐在一旁。
  有個短髮俏麗的女孩朝他走來,他疑惑的看著她。
  「你是墨?」她問。
  他點點頭。
  女孩明瞭地看了他一眼,「我叫頤,以後是你的助手。」她從他手中抱過嬰孩:「不得異議,這是她要我這麼做的。」
  她……?
  他苦笑了一下。原來,她還是要我照顧這個娃兒啊……

  後來他才知道,頤是她的表妹。
  那時,頤還是個孩子,而他,也才剛成年。
  大了他好歲年的哥哥,就這麼離他而去,留下了個小嬰孩。
  年紀甫才兩歲的,塵。

     *     *     *

  「等等!」頤升上了國中,他剛大學畢業。
  墨看著飛奔而來的頤,不禁皺起眉頭。
  「你給我放下她!她是肚子餓了,不是沒人陪她玩。」頤迅速的從廚房裡弄好了一碗粥,端出來給墨。「餵她,我去弄點吃的。」
  墨將手中的塵放在椅子上,已經六歲的塵,看著眼前的粥,露出一抹不耐的神情。
  「不准給我挑食,吃。」他冷冷的說。
  真是,都已經大學畢業,找到工作了,卻還得陪著國小娃兒和國中小孩玩。
  塵不哭不鬧,只是安靜地吃著碗裡的粥。
  現在,墨的住處,多了塵和頤這兩個女孩,雖然說沒有什麼多大的不便,但是墨就是覺得怪怪的。
  他也不去多想,縱使他心裡其實明白得很,這股異樣感從何而來。
  自從喪裡結束後,塵給墨的父母親帶,也就是她的爺爺奶奶,頤偶爾會去看她;本來,墨打算就這麼讓他們帶到塵長大。
  但是,每次頤去看了她之後,就是跑來找他。
  『我勸你最好趕快把塵給帶去你住處,別讓她再繼續和你家人住。』她說。
  他也總是聽聽就算。
  『你如果不希望她的小孩步上她的後塵,就最好聽我的。』頤說話的時候,向來有朝氣的臉上,露出一抹憂傷。『那孩子……她的眼中,充滿了憎恨。』
  然後,他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他二話不說的將塵接過來住,長輩那裏倒是沒有任何異議。
  頂多,就少了個傭人罷了。


  從頤的口中,他才知道這四年來塵是遭到什麼樣的對待。
  要吃飯,得先一早起來打掃每個人的房間,由於他們家是三代同堂,所以房子很大,房間多得更不用說,但是塵還是得每天清掃。
  每個人,故意針對她似的,總是把房間或者屋子周遭弄得亂七八糟,用著輕蔑的態度,頤指氣使的要塵打掃乾淨,不乾淨,就沒飯吃。
  還有衣物、三餐。
  塵剛接過來,整個瘦得不像話,手上也是粗糙的薄繭,破皮得很嚴重。
  她一進屋子裡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找出掃具,欲清理這棟房。
  他看了,二話不說,搶過了掃具,用力丟在地上。
  他憤怒的大口喘著氣。
  塵只是冷眼看著,看著眼前的墨,他的慍怒。
  她彎下腰,想撿起掃具。
  「不准妳碰。」墨生氣的口吻,在塵耳裡早已見怪不怪,怪的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
  「……」塵沒有回答,凝著一張臉,冷然的與他僵持在那兒。
  幸好,那時頤剛好回來,打破了這樣的僵局。
  「塵,聽我說,以後妳在這裡,什麼事也不用做,除非我叫妳做,妳才能做。」這是頤對她說的話,霎時間,塵的眼淚墜落。
  「……」她不說話,也不啜泣,就只是拚了命的掉淚,拚了命的。
  「辛苦妳了。」頤將她抱在懷裡,任憑她無聲的發洩。
  墨始終站在一旁,自責著。
  都已經,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他怎麼,還是讓她的小孩、他哥哥的小孩去忍受那種苦?!
  自始自終,錯的,好像都是他……




(未完待續)


這篇啊,其實不曉得為什麼會蹦出來=ˇ=
主要是描述墨以前的事情。
當然還有可愛的塵。
(小時後是個美麗的小蘿莉呀啊啊啊啊啊啊~~~)
(失控,結果不是小蘿莉,是個悲哀的小孩ˊˇˋ)
(滿足了羊咩的幻想)

(其實很不想未完待續呀!!!!)
(天知道這樣待續要拖到第幾回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蟲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咩咩你好很的心啊啊啊(指指指)
    怎麼可以讓塵受這種罪罪罪罪罪──(抱頭大喊加尖叫)

    不過,這才是正常的咩咩=ˇ=
  • 所以,改天來個Happy正常完美大結局,代表羊咩已經不正常了??!!




    不過想想好像也是喔!

    XDDDDDDD

    iren0987 於 2008/03/25 18: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