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究竟他是做錯了什麼?
  那些稱得上是快樂的回憶,為什麼每每當他想起時,他總是感到一抹酸澀?
  被那些快樂,吞沒、侵蝕。


  他有個哥哥,曾經。
  他們向來是個感情極好的兄弟。
  他的功課不好,他不喜歡讀書,但是哥哥的成績很好,是大家口中的好榜樣。
  每次,他總是被大人們斥罵,或是擔憂的對他說:「你啊,要多學學你哥哥。」
  為什麼,要學哥哥呢?
  他不懂。
  哥哥一直以來都不開心,他們不是大人嗎?為什麼看不出來?
  他才不要像哥哥那樣。

  每次大人這麼對他說之後,他就會跑去躲起來,然後讓哥哥找到他。
  他會在高高的斷崖,看著藍藍的海。
  「墨,這次是誰?」
  哥哥一來,就坐在他身邊,用著特有的從容語氣,問。
  「爸爸的姊姊的兒子的老婆。」
  他說。
  他向來不會分辯稱謂,什麼姑姑、嬸嬸、姨娘、大伯,誰是誰他永遠分不清。
  聽到這話,哥哥笑了。
  「他們說了這麼多遍了不煩嗎?你聽了也都煩了吧!」
  墨點點頭。
  他轉頭看了看一旁的哥哥,懷疑他的笑容,究竟是打從心底的,還是......?
  這個疑問,在遇到她之後,瞬時間明白了答案。
  那個,改變了哥哥笑容的人--


  「你好。」
  墨愣愣的看著眼前清秀的女孩,她站在哥哥的身邊,感覺很......登對。
  「墨,她是--」
  「我知道。」
  我知道。因為,當哥哥看著那女孩時,他的笑容,變得跟前不一樣了。
  有一點點的高興,但,失落感卻佔了一大部分。
  因為,哥哥的笑容,不是因為他而改變的......

  後來,哥哥和那女孩結婚了。
  他只是,默默地看著。
  縱使他對她--

     *     *     *

  「墨,她說......」過了好些年後,嫂子已經懷孕,哥哥卻跑來找他。
  「怎麼了?」
  「她說,那孩子......」他看見了,哥哥的悲傷,自眼底流露而出。「那孩子,不是我的。」
  墨驚愕著,看著眼前的哥哥。
  ......被發現了嗎?
  可是明明、明明什麼也沒有啊--
  「......為什麼會這麼說?」
  哥哥搖了搖頭。「她什麼也沒解釋,就只是這麼說而已。」

  其中,一定有什麼--

  墨去找她。
  她坐在以前墨喜歡待的地方,靜靜的凝視著海。
  「妳為什麼對他這樣說?」墨站在她身後,看著她的背影。
  落寞。
  「我很自私,對不對?」她笑,笑得悽涼。「我一直以為我很愛他,在別人眼中該是一對,但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快要。」
  墨沒說話,冷冷的看著她的背影。
  「你說,我該怎麼辦?」她笑,眼淚滑過嘴角。「我只是希望,單純的希望,如果不能光明正大的愛你,不能跟你在一起,那至少,讓我擁有你的小孩......只是這樣而已啊......」
  然後,他究竟做了什麼?
  他怎麼那麼狠心地,傷了他最親的哥哥呢?......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哥哥跑來找他,那向來從容的臉上,一片黯淡,佈滿了憂愁,手抵著下巴,痛苦的閉上眼。
  『就算那不是我的小孩,我還是會養。』眼淚,他第一次從哥哥的臉上看見眼淚。『那畢竟還是她的孩子,我不會要求她把孩子拿掉。』
  再再的憂傷,彷彿尖刺直直地刺痛著他,縱使不是針對他,但總覺得,是他的錯。
  如果--

  『墨,你哥哥呢?怎麼沒一起來?』那天,他趁著哥哥不在,獨自去找了她。
  『妳要嫁給哥哥?』他問。
  她點點頭,『對啊!畢竟都選好日子了嘛......』眼底,閃過一絲落寞。
  突不其然地,墨上前將她抱住,她手中那象徵幸福的美麗婚紗掉在地上。
  『不要嫁。』
  她在墨的懷裡,輕輕的漾出一抹笑。『你好自私啊!墨。』
  輕聲的指控,軟軟的笑語,他不多想,在她唇上烙下一吻。
  鹹鹹的,苦澀。
  『不可能的,墨......我們沒有辦法的......』
  她話還沒說完,墨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懊悔的衝了出去。


  如果,那個時候沒有發生那樣的事,或許,她就不會對哥哥說謊。
  但是,現在要把這件事說出來嗎?
  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妳知道很多事,卻也不知道很多事。」
  她沉默不語。
  「妳不知道,哥哥心痛的對我說,他得到了一切,不論是他想要的或不想要的。但是,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他卻輸掉了,而且怎麼得也得不到。」
  「我沒有辦法!墨......我是喜歡他的,很喜歡,但是,我更愛你啊!」歇斯底里地,她轉頭大喊:「你要我怎麼面對他,面對他給我的好?你要我怎麼能在愛著你的同時,對著他微笑?!」
  墨看著眼前的她,髮絲被風吹亂,微揚。
  他們,都痛苦。
  如果他不在,如果沒有他,一切就會像別人眼中的一樣,他們結婚,生小孩,到老。
  只要,沒有他--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愛妳。」

     *     *     *

  墨離開了有著斷崖的故鄉。
  那裏,只要沒有了他,他們便會好好的,就像沒發生過那些事一樣。
  他是這麼以為的。
  大家不都這麼說嗎?時間是可以治療一切的。


  「墨,她死了。」

  騙人的,一定是騙人的!家裡那些親戚一定是因為認為她不忠,所以才會這麼騙他,其實她只是躲起來而已,只是這樣而已的--
  墨急急忙忙的回到有著斷崖的家,他喘著氣,看著一片的白,飛揚。
  「哥哥?」
  聽見叫喚,他抬起頭。
  「你回來了啊--」手中,抱著一個兩歲大的女嬰,安穩的睡著,彷彿不明白現在正發生了什麼事。
  「她......」
  「嗯,該怎麼說呢?」哥哥看著懷裡的嬰孩,說:「她跳崖,只留下這孩子。」
  所以,一切都......無法彌補?
  他的一個舉動,只是一個舉動,卻帶給了三人的痛苦,他要如何償還?

  「娃娃叫塵,她取的。」
  夜晚,哥哥這麼對他說。
  然後,天一亮,他便再也看不見哥哥。


  你們,是在跟我玩躲貓貓嗎?
  都多大的歲數了,還玩這麼幼稚的遊戲,好丟人啊!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