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來了。
  當微風吹過耳畔時,我想的,卻滿滿的都是妳的身影。
  有關於,妳的一切……


  夏天,他們一同升上高中部,被分在同一班。
  塵才知道,白在學校、在別人面前,一向都是冷冷淡淡的。
  自從那次之後,塵都給白載去學校,在校門口便被放了下來,然後她再走去教室裡。
  在新環境裡,她適應得挺好,班上的班長對她這個轉學生也很好。
  「塵,這節要跑堂喔!」
  「我知道了,謝謝妳,筱海。」
  筱海,是他們班的班長,塵一直以來受到她的許多照顧。
  「……」白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塵和筱海兩個並肩走著。
  「怎麼了,白?」一個男生走到白旁邊,朝著白的眼光方向看去。「嗯?你在看塵啊?」
  白不理他,自顧自的走著。
  「欸,塵很好看呢!不過不曉得有沒有對象……」
  忽然,白停下腳步,用著冰冷的眼神看著身旁的男孩。
  「怎麼了?」他不解的回過頭看著白。
  「轅昊,你最好不要給我動她任何一根寒毛,否則,後果自負。」白冷冷的說,不理會轅昊驚愕的表情,便走離他的身邊。
  轅昊站在那裏好一會,直到白走遠了,他眼底便露出了一抹殘酷的殺氣。
  「命令我?你還早得很呢!白。」

  中午時,白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上,而塵則和筱海以及轅昊一起吃飯。
  「轅昊,塵是新來的轉學生,你一向人緣廣大,她就交給你照顧了。」
  「唉呀!能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轅昊笑著說,惹的塵一陣輕笑。
  能交到這樣的朋友,真好。塵在心裡想著。
  筱海留著過肩的長髮,戴了副眼鏡,給人一種能幹的感覺。
  而轅昊帶了點痞子樣,總是對女孩子很好,當然塵也不例外。
  白坐在一旁,冷眼的看著塵和他們笑鬧的樣子。
  輕輕的,他冷哼一聲。

  
  午休完後,教室裡仍然一片寂靜,大家都還趴在桌上睡著。
  忽然,一隻手輕輕的拍向塵的肩膀。
  「嗯?……」塵剛醒,還沒搞清楚狀況,嘴巴便被摀了起來。「唔!……」
  「噓!跟我們走。」
  摀著她的嘴的,是一個綁著俏麗辮子的女孩,也是帶頭的那一個。
  塵乖乖的跟著她們走,直到她被帶到幾乎沒有人煙的資料室。
  「妳們……」塵一進資料室,那群女孩子變團團將她圍住。
  「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要提醒妳,不要跟班長和她身邊的男人走得太近,他們兩個不是什麼好東西。」為首的女孩說道。
  「怎麼會呢?妳們是不是搞錯了?」
  女孩搖了搖頭,「妳不懂,外面有關他們的傳言,如果妳不相信,妳可以自己去打聽看看。」
  塵的確不相信她們說的話,冷漠的看著她們。
  「這裡的女孩,包括我,都被那個女人陷害過。」她掠了掠耳邊的髮絲,「看,這是那女人在我耳上留下的痕跡。」
  塵看不清楚,走近了一些。這一看,讓她心驚,不敢相信這會是筱海做的事。
  只見那女孩的耳骨上,有著清晰可見的印子。
  那是,釘書機釘針的印子。
  「……不可能!」
  「這只是最輕微的。」女孩嘆了一口氣。「如果我們的警告不聽,就自己小心一點。」


  放學後,塵照慣例在門口等白。
  白牽著腳踏車,走到塵的身邊,淡漠的不說一句話,塵也反常的只靜靜的跟著白的腳步。
  「……怎麼不說話?」
  「白,我問你喔……」塵欲言又止。
  「……」
  「這裡有沒有什麼地方是資料比較能夠蒐集齊全的地方?呃、你懂我的意思嗎?」
  白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上車。」
  「嗄?喔。」

  白帶塵來找小童,許久未見的小童。
  「深雪!難得你今天怎麼來了?」小童一看見白,興奮的朝他走來。這麼久沒見,小童比以前更多了些穩重氣質,但那抹稚氣仍然未脫。
  「我朋友想知道哪裡找到的資料比較齊全。」白停下腳踏車,對小童說道。
  「你好。」塵微微的點了頭,朝小童打招呼。
  「欸,妳來這裡就對了。我是小童。」
  「我--」
  「玄。」白搶了塵的話,替她回答。
  塵不解的看了白一眼,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     *     *

  「白,你怎麼給人家用那麼奇怪的名字?」
  回到家,塵劈頭第一句話就是有關於剛才的名字。
  白聳聳肩。「在那種地方,最好用化名,否則會很有多不必要的麻煩。」
  塵走進廚房,對著白大聲說道:「但是你也沒必要用那麼奇怪的名字吧?」
  白走到廚房門口,倚靠著牆,不答反問。「那妳要去那裡做什麼?」
  「我……」
  塵一時答不上來,白也沒強迫她必須回答,彷彿他的問題只是一時興起而問。
  白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牛奶,逕自地喝著,看著塵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這時,白色貓咪跑到他的腳邊磨蹭著,他一把抱起了貓咪。
  「塵,那群人找過妳了嗎?」
  「什麼人?」
  白輕笑出聲,「以後妳在那裏,應該也會遇見那個女孩。如果妳要資料,可以去跟她做個朋友也不錯。」
  「不必了。我會自己處理好的。」
  白站在廚房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塵,而後,抱著貓咪,走到屋子門前的平台上,坐著。
  她們都一樣的。就算是塵,也不例外。
  一定,也會受傷的。
  

  是不是我聽錯了?
  不然,那風裡的呢喃,是誰的輕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