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那不是妳,但我仍感到喜悅。
  這樣的替代,其實很悲哀。我知道。
  但是……


  「……久?」
  誰?是誰?
  「枒久?」
  是誰用這麼溫柔的語氣在喚她?除了淨,還有誰?……
  枒久微微的睜開眼,眼神朦朧地看著四周,發現自己並不在記憶裡的醫院,而是坐在學生會辦公室裡的沙發上,睡著了。
  她嘆了一口氣,用手摀住眼睛,才發現,臉頰上掛著幾行淚水。
  她愕愣了一會兒,而後苦笑了一下。都多久了,居然還會夢到流下眼淚?
  她用手背抹去了臉頰上了淚痕,她站起身,下意識的回過頭,就看見白站在自己的左後方,嚇了她好大一跳,差點跌回沙發上。
  白原本擔心的注視著她,在看見枒久快要跌倒時,連忙伸手扶了她一把。
  「小心!」
  於是,他們便以一種極度詭異的姿勢愣在那--枒久跌回沙發上,而白站在她的前方,以一種上對下的姿態,雙手扶著沙發椅背,置在枒久頭的兩側,而枒久則是愣愣的看著白。
  「啊!對不起。」
  白先回過神,往後退了幾大步,表情有些羞窘,撇過頭,不敢直視著枒久。
  枒久看著白疑似暈紅的臉,忍不住微微一笑。
  淨,妳就是看著這樣的白,是吧!
  枒久站起身,理了理裙襬。「白,找我有事嗎?」
  這時,白才忽然想起自己來的目的。「我是看妳只吃一點就走掉了,所以弄了些東西來給妳吃。」邊說,他邊拿出放在桌上的袋子裡的小餐盒。「如果妳肚子餓了,就多少吃一點吧!」
  枒久看著他,卻莫名的想起了淨。偶爾,她為了處理學生會的事,來不及吃東西時,淨總會帶著從餐廳偷偷帶出來的食物來給她吃……
  「謝謝。」枒久溫柔的笑了笑,坐回辦公桌前,將那份餐盒拿了過來。「好香,你裡面放了什麼?」
  白開心的一笑,「我不知道妳喜歡吃什麼,所以就隨便裝了些。」
  白看著枒久,欲言又止。枒久注意到了,疑惑的看著他。
  「怎麼了,白?有什麼話想說嗎?」
  白點點頭,猶豫好一陣子,而後嘆了一口氣。「枒久,妳剛剛……看起來好像很難過的樣子,怎麼了嗎?」
  白眼神擔憂的望著枒久,而枒久聽了白問的話,頓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苦笑了一下,「沒什麼,只是最近有些累而已。」
  對。就只是這樣而已……

     *     *     *

  「我來了。」
  白回到家,習慣性的在家裡放好書包後,翻過庭院裡的圍牆,對著裡頭的人喊道。
  「墨叔叔說他今天會回來,所以要等他一下,不好意思。」塵身上穿著還未換下的制服,從廚房裡走出來,對著白說。
  白點了點頭,看著那桌豐盛的菜。「……妳怎麼煮這麼多?」
  塵拿了條布擦了擦正在滴水的細手,「噢,習慣了。每次墨叔叔回來都會這樣。唉呀!擔心什麼?」塵笑了笑:「如果吃不完我再想辦法呀!」
  她要想什麼辦法?給貓吃?貓又吃不了這麼多,而且吃這對牠不好。
  他看著眼前的菜,無奈的想著。

  過了十幾分後,墨回來了,從一輛Koenigsegg的超跑CCR走出來。
  塵站在屋子前的庭院中,姿態恭敬的迎接墨,而白只是傻楞的佇立在大廳前,看著那台瑞典超跑的車門以一種90度翻轉的鍘(ㄓㄚˊ)刀方式開啟。
  「塵,白。」墨還是沒什麼變,冷冷淡淡的喚一聲算是打招呼。
  「嗯。」白還沒從訝異中回過神,只應了一聲當作回答。
  忽然,塵往墨的方向奔去,白不以為意,以為塵只是要上前抱住墨。然而,當他看見塵握著拳頭,直直的揍向墨,他想上前阻止,卻為時已晚。
  「塵?!」白驚愕的對著塵大喊,然而墨對於眼前的拳頭卻只是輕哼一聲。
  墨輕鬆的用右手接下了這一拳,塵像是早就料到無法成功一般,抬起左腳一踢,右拳迅速地反手一抓,扣置住了墨的右手。
  墨因為右手被限制住,使得他無法舉起用右手擋住那踢來的一腳,但他絲毫不驚慌,就在塵快要踢到他的同時,瞬間他的左手往塵的肩頭上一推,塵沒想到會如此,被推了出去,為了不讓自己跌倒,她連忙向後翻滾了兩圈,隨即站定。
  「妳不會成功的。」墨淡淡的說道,看著眼前的塵。
  白站在一旁,不曉得如何是好。
  塵帶了點帥氣的臉上露出一抹從容的笑容,隨即從裙底下左大腿外側拿出一條銀鍊製成的銀鞭,衝向墨的同時,舞動著那條銀鍊,使得塵的周遭閃耀著銀色光輝。
  墨依然淡漠的看著,每每他總以與銀鍊相差一公分的距離之下從容的躲開那足以令人皮開肉綻的銀光,而塵攻擊不到他,也不慌張,只是揚著自信的笑容,快速的揮動銀鍊。
  白看得有些心驚,他從來不曉得塵的身手也是這麼的好。銀鍊在她的揮動下,並沒有發出普通鞭子的「咻咻」聲,但被銀光掃到的草木卻無聲地斷裂、掉落,與他們兩人的打鬥身影形成一股蕭蕭然的感覺。
  在塵的銀光閃動之下,墨只閃躲而不反擊,但他卻一步步被引到了庭院圍牆的角落,墨閃躲著,卻沒有發現到,一不留神,左邊便是圍牆,沒有位置可以閃避,這時,銀光閃耀在眼前,墨一時閃避不及,只來得及將頭一偏,那道銀光剎時間劃傷了墨的臉頰,滲出些微的血絲。
  塵看見成功了,更加揮舞銀鍊;而墨一吃痛,隨即眼神黯淡下來,不再玩鬧,銀光再度在眼前舞動著,這次墨沒有閃避,隨手一揮,便徒手接下了這次攻擊,一使力,將站在前方幾公尺處遠的塵給拉了過來。
  塵一驚呼,來不及收鞭,只能隨著墨使出的力往前奔,她想拉回銀鍊,卻徒勞無功。
  「可以結束了。」墨霸氣的說道,身上隱隱蘊含著怒意。
  塵被制住,脖子被墨用力的勒著並抬離地面,她難以呼吸,卻不屈服,露出了一抹笑容。
  墨不明白塵的笑容由何而來。忽然,他感到耳後一陣不尋常的風,想回頭閃避,卻來不及了。
  只見銀鍊利用一旁的圍牆轉角而改變了方向,正直直地朝墨的後腦杓攻來,霎時間,墨明白了塵自信的原因。
  白看見銀鍊就要打到墨,隨即飛奔向前,想阻止銀鍊的攻勢,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條銀鍊以極快的速度直直撲向墨。
  「不!!」白緊張的大喊,卻無能為力。
  奇怪的是,墨卻絲毫不感到驚慌,反而諷刺的輕哼一聲。
  「碰!」
  這下,連塵都愣住了。
  原來銀鍊並沒有攻擊到墨,而是偏了方向,打在聳然而立的榕樹上,打穿了一個洞。
  「為什麼啊!!」墨鬆手,但墨的臉上有著一絲嘲諷的笑容,塵被墨放下來,馬上看著那棵樹大喊。
  「笨蛋,先把妳的數學算好,尤其是妳的三角函數,好嗎?」墨朝屋子裡走去,邊對塵笑道。
  白看得也有些傻眼,這才又明白,她不只地理概念差,連數學都不好。
  塵跟在墨和白的身後,嘟著嘴生悶氣。

  吃飯的時候,墨淡淡的說了一句:「明天記得整理庭院。」
  塵聽見了,當場咳了起來。
  「咳咳!」
  白嘆了口氣,起身倒杯水給塵。
  「為什麼!?」
  墨奇怪的看了塵一眼。「那庭院不是妳弄亂的嗎?還是妳想耍賴?」
  「我!--」
  白又嘆了一口氣,夾了一塊肉放到塵的碗裡。「明天我會幫妳。」
  「啊!果然白最好了,哪像墨叔叔!」塵說完,還朝墨皺了皺眉頭。
  墨輕哼一聲,當作沒看見。

  於是,墨便住下了,一連住了一個星期,雖然早上他還是會出去處理事情,塵也偶爾在他回來時對墨拳頭相向,但至少稱得上是平靜的。
  對於,往後將會發生的事而言。


  我喜歡妳,即使妳只是長得像她而已。
  我喜歡妳,縱使這樣的感情很不該。
  但我……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