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看見了。
  我以為,妳回來了。
  ……是什麼模糊了我的視線?


  她有著一頭烏黑長髮,那是後來留長的。
  她的笑容很溫柔,像一陣徐風般溫暖。
  她的姿態從容,嫩白的肌膚襯托出高雅的氣質。
  認識她們的人,都會說她像淨,而不是淨像她。
  雖然她們常常在一起,但她們是敵手,也是朋友。
  她其實很忌妒淨,同樣的,淨也羨慕她。
  她忌妒著淨,從看到她的那一剎那,那醜惡的種子彷彿生了根似的植在她的心裡。
  直到她看見了白,那株芽,便更加茁壯。
  
  她喜歡和淨拌嘴,喜歡同她競爭,就算自己實力輸她一點,她還是喜歡這樣的感覺。
  從忌妒到喜歡,這樣的轉變,是從淨不來學校開始,她才明白。
  那不是忌妒,不是的。
  而是一種,對於強敵的敵意和敬意。縱使是敵手,但是這讓她更有一股衝勁--她想要贏。
  然而,現在淨不在了,她就連讀書的興致都沒有。
  偶爾望著穿堂中,那斗大的排行榜名單上,第一排寫著自己的名字時,她就感到一股莫名的失落。
  少了一個好的競爭對手,少了一個算是可以談心的朋友,這樣的第一名,有什麼用?

  「枒久,妳……」
  「悄音,怎麼了嗎?」枒久從容的坐上學生會長的位置,看著桌上的學生懲處名單。
  「枒久,我知道妳少了淨很難過,但是沒有必要這樣吧?妳、妳這個樣子--」
  「怎麼,不好嗎?」枒久撥了撥眼前的髮絲,「我還滿喜歡這樣的。」
  「……妳有必要為了這種事而扮得跟淨一模一樣?」悄音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提高,隱含著怒意。「好,就算是為了白好了,難道妳甘願做個替身?!」
  枒久原本低著的頭,在聽見白的時候,驀然抬起,用著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悄音。
  「妳怎麼會知道?」
  悄音聽了,生氣的走到辦公桌前,雙手大力的拍下去!
  「妳這白痴!!」她大喊,混著那聲巨響,讓枒久結實的嚇了好大一跳。「是妳朋友都看得出來!妳以為妳瞞得過我們的眼睛?吭?從妳第一次看見白去找淨的時候,妳的目光就停留在他身上了!」
  悄音霹啪的說了好一長串,待她正要繼續說下去時,卻看見枒久的頰畔掛著兩行晶瑩的淚珠。
  「妳--」
  原本高漲的焰氣,因為她的眼淚而瞬間熄滅。
  她向來隱藏好的偽裝,也因為悄音的一席話而破碎。
  「我知道……我知道就算再怎麼像淨,但是我仍然不是她。但是我喜歡他,就算只是替身,我也願意……」
  悄音站在偌大的辦公桌前,看著眼前相對瘦弱的枒久。她纖細的雙手糾扯著髮絲,將頭深深的埋入雙臂之間。
  「悄音……告訴我怎麼辦?我也不想這樣,可是誰來幫幫我?天啊……誰可以告訴我?……」
  低低的啜泣聲,飄盪在冷清的學生會辦公室裡,而站在前方的悄音,只是緊緊的握起了拳頭,不發一語。

     *     *     *

  「淨!」教室裡,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自裡頭傳來,而剛走進教室的淨,對於這聲大喊,似乎早已見怪不怪。
  「枒久,好得妳是學生會長,怎麼可以這麼不注意形象?」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嘴邊噙著柔煦的笑,對著枒久說道。
  「我管妳會不會長的。」枒久大步的走到淨的位置前,大聲問她:「說!妳這次為什麼只有第二名?!」
  淨失笑的看著她:「有一題算錯,就這樣。」
  枒久瞪著她,而後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說,妳在想什麼?不然平常的妳是不可能粗心出錯的。」邊說,枒久邊坐在淨前方的位置上。
  淨微微一笑,其中摻許了些微的疲憊。「沒什麼,只是有點累。」
  淨不說,枒久也不能幫上什麼忙。反正他們只是敵手,不需要太多得友情交流,枒久是這樣想的。
  直到,淨昏倒了。
  她第一次注意白,看見白和淨之間有著深不可斷的繫絆,她喜歡白,卻始終只能默默的在一旁看著他--


  「枒久?」一隻手在她的眼前揮來揮去,她回過神,嚇了一跳,是悄音。「枒久,妳恍神喔?」
  她看了看四周,發現她正在學生餐廳的隔間裡,眼前的悄音正擔心的望著她。她搖了搖頭:「沒事。」
  她吃了一口飯,索然無味的嚼了嚼。
  她是怎麼了?怎麼想起了以前淨還在的日子?都已經要夏天了,怎麼她還是忘不掉?
  「我吃飽了。」枒久不去多想,拿著剩了大半盤的飯菜,起身離開。
  悄音不解的望著她的背影,轉頭看了看黯。
  「淨。」黯只給她這麼一個字,剎時間,她便明瞭了。
  「是因為白吧!」悄音不高興的咬了一口肉,「哼!我討厭那傢伙。」
  黯笑了一笑。「人家又沒做錯什麼事,何必把氣出在別人身上?」
  「我就是這樣覺得嘛!你想想--」

  枒久回到學生會辦公室,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無力的閉起眼。
  都過了好幾個月了,怎麼她還是忘不掉,忘不掉那抹美麗的倩影呢……

     *     *     *

  「妳……什麼時候能回來?」她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淨,第一次用著沒有敵意的口氣對淨問道。
  淨只是溫柔的揚起嘴角,看著她。「可能都要待在這裡了。以後,就沒有人會跟妳搶第一名的位置了。」
  她垂了垂眼眸,那向來閃爍著的眸子,頓時卻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我不要什麼第一名了。」枒久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雙手不斷的揪著已經皺掉了的裙子。「我不要第一名了,我只要妳回來。」
  淨失笑的看著枒久,彷彿剛才她說的只是一則無關緊要的笑話。
  「枒久,妳知道,我對那些向來不甚在意的。」淨將目光從枒久身上移開,轉頭看著一片慘白的天花板。枒久看著淨,聽著她對她說:「我是喜歡妳的。我喜歡同妳競爭,也羨慕著這樣的妳。妳一向不在乎別人的目光,妳可以做妳自己。但我不行。」
  然後,她才知道,原來--
  「我想飛,卻背負著不該屬於我的金飾;我想逃,但我放不開,始終放不下……」放不下他。
  「妳--」
  「枒久,如果我死了,妳會不會來看我?」冷不防地,淨說出了這樣的話,讓枒久頓時間說不出話來。
  「妳!妳--妳這輩子別想我會去看妳!所以、所以--」枒久氣得站了起來,急促的喘著氣,瞪著眼前的人。「所以妳最好給我好起來!」
  說完,枒久瞪了淨一眼,抓起放在一旁的書包,轉身衝了出去。
  她不曉得,在她跑出去之後,淨看著的門口好久,直到她眼眶流出了淚水,嘴裡喃喃的說出了感謝。
  『謝謝妳……枒久……』

  她沒來得及見到淨的最後一面,淨便這樣離開了。
  她還沒對淨說她也好喜歡她,其實她也羨慕她。
  其實她……也好想跟她做個最好的朋友。
  然而,什麼都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


  然而,我所有的"以為",都只是我的想像罷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