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天空,出現的是妳的影。
  凝視水面,倒映出的是妳的身形。
  即使閉上眼,腦海裡仍然都是妳......


  他們不是雙胞胎。
  如果,他們是雙胞胎,或許,就可以照著鏡子,悼念著已死去的另一方。
  但是,他們不是,也長得幾乎不像。
  白摸著冰冷的鏡面,看著靜中的自己。
  其實,他一點都不喜歡自己。不喜歡,很不喜歡。
  他討厭自己,討厭自己嫉妒淨的心態,討厭自己總是一再地希望男人可以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他討厭......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
  死去的人總是特別無情,留下還活著的人獨自品嘗著思念,和痛苦。
  然而,思念究竟是什麼?
  白看著一旁正慵懶的洗著臉的貓,心底想著。
  貓應該不懂的思念吧!因為牠不會無故消瘦。
  但是,他卻感到自己正一點一點的流失,流失的是什麼他並不知道,只知道有點難受。
  就像是伸手向空氣中抓了抓,卻抓不到任何東西一般難受。
  他嘆了一口氣,不想再去多想。
  時間過得很快,夏天的步伐漸漸近了。


  「喏!」塵拿了個飯糰,站在白的房門口,白有些愕愣,不解的看著眼前那如同一顆拳頭大小的飯糰。
  「......」
  「拿去,這是早餐。」塵的嘴裡還塞了口飯糰,使得她說話有些口齒不清。「拿去啦!我拿得手很痠耶!」也不想想自己有多高,居然要她拿那麼久。
  塵其實不算太矮,她至少有一百六十五。只是站在白的面前,足足矮了半顆頭。
  「謝謝。」白接下,將那顆溫熱的飯糰放進自己的包裡。
  他不太懂這女孩在想什麼。他也沒有要她幫他準備早餐,但女孩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好像照顧他是她的責任。
  「啊!我上課要遲到了!」看著白收下飯團之後,她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驚慌的叫著。
  白看著塵快速的收拾書包,將桌上的考卷講義胡亂地收進包裡,心裡一陣怪異。
  這女孩很會照顧別人,但是卻不會照顧自己?難不成她......
  「我載妳去吧!我有腳踏車。」白說,拿出了一串鑰匙,走向門口穿鞋。
  塵聽了,高興的笑了起來。「好啊!不然我還真怕我第一天上課就遲到呢!」
  她揹起書包,跟在白的身後,和白一前一後的走著。


  「哇!」校門口,一聲驚呼自塵的嘴裡溢出。
  白漠視她讚嘆般的驚呼,逕自的把車停放在車棚裡。
  走回塵的身邊,她仍然陷在驚嘆之中。
  「走了。」
  「啊?噢!」聽見白的聲音,她才回過神,慢半拍的跟上白的腳步,讓白帶她去找學生會長。

  白輕輕的敲了敲辦公室的房門。
  「請進。」一個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自裡頭傳來,讓塵不禁臆測著學生會長長得什麼樣子。
  白開了門,讓她進去之後,只見前方有著一張辦公桌,是空的。
  「想必這就是新來的轉學生吧!」
  塵朝聲音方向看去,只見一旁擺放了張沙發,一個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的男孩子就坐在那裏,手中還拿著一本原文書。
  「就是她。」白的眼裡閃過一抹不可一見暗影,隨即回復成慣有的冷漠神色。
  他微微一笑,闔上書本,優雅的站起身。「妳好,歡迎來到這裡。我是黯,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
  塵愣愣的點了點頭。「塵。」
  「塵?好名字。但是沒有很昏暗的感覺呢!」黯溫和的笑了笑,說道。
  「呃、嗯。」塵僵硬的笑著。
  這時,有人來敲了門,黯喊了一聲請進。
  「會長!這個報表......」
  進來的是個女生,手中拿著一疊資料,神態慌張的喊著。
  「咦?會長呢?」她有著一頭烏黑的髮,綁成了一綹馬尾,看上去就很有朝氣。她看了看四周,沒看見會長,隨即對著一旁的黯發難:「喂!黯,你有沒有看到會長?!」
  黯笑了一笑,「沒有。」
  「啊!那怎麼辦啦!這個報表有問題啦!會長是跑去哪裡了啦?!」女孩大喊著,完全無視於白和塵兩個人的存在。
  「悄音,妳先等等,這裡有個轉學生。」黯拍了拍那女孩的肩,對她說道:「這是塵,另一個是國中部的白。」
  她回過神,炯炯有神的眼在塵和白之間來回。「妳好,我是悄音。」
  白沒有回應,塵仍然僵硬的點了點頭。所以,黯不是會長?
  塵有些不解。那真正的會長呢?
  忽然,另一個優雅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悄音,妳的聲音好大聲。又怎麼了嗎?」
  白聽見這聲音,先是愕愣了幾秒,而後轉過頭,將目光停留在從門口進來的人身上。
  「會長,這裡有個轉學生--」黯正要說話,卻被悄音硬生生的打斷。
  「枒久!妳來得正好!我剛在處理報表發現有問題!」悄音的聲音遠遠地蓋過了黯的聲音。
  白看見那個人的同時,只覺得心上一陣刺痛,莫名的糾結在一起。
  她--
  「嗯?有兩個學生?還有一個生面孔。」枒久的目光瞥見了站在一旁的兩人,似乎沒把悄音緊張的話放在心裡,只是對他們溫柔的笑。「早安,妳是轉學生嗎?」
  塵看得有些傻,只能點點頭,原本緊繃的心情瞬間舒展開來。
  她好漂亮......
  然而,一旁的白也看得傻了,不是因為她很漂亮,而是--
  枒久的轉過頭,看向愣住了的白。「這不是白嗎?」她朝他走了過去。「你還好嗎?」
  白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待她走近之後,連枒久都沒來得及回過神,白便將她抱在懷裡。
  這樣一時的動作,讓在場的人都傻了眼。
  「喂!你--」悄音是最先回神的人,她正要發作,卻被枒久搖頭的動作給阻止。
  白將她抱得死緊,好似她是他的誰一般。
  低低的,一聲嘆息,自白的嘴裡溢出。
  枒久聽見了,垂下了眼眸,任由他抱著。
  「淨......」


  縱使閉上眼,腦海裡仍然是妳。
  即便睡著了,夢裡一樣都是妳。
  這樣的思念,醒著睡著,都一樣,揮之不去......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