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妳,我不知道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失去妳,彷彿這個冰冷的房子已經不再有一絲的溫暖。
  失去妳,我......


  「小童,我以後不會再來了。」白坐在修車廠的休息室裡,對著剛睡醒的小童說道。
  小童聽了,瞬間清醒了大半。「為什麼?是因為一直有人找你麻煩嗎?如果是這樣,我可以--」
  白打斷了小童的話。「我......我姊姊死掉了。」
  「嗄?」這有什麼關係?
  「我沒有心思再待在這裡。再過幾天,姊姊就要下葬了。」
  「......在哪裡?」
  「西邊的西式墓園。我們決定用西方的方式替她下葬。」
  桌上擺了兩杯咖啡,熱氣緩緩的上升,消散在空氣裡。
  白的神情平靜,彷彿他只是在討論一項簡單不過的行程。
  「我會去。」小童堅定的說。
  白點點頭。「幫我跟童叔說一聲。」


  晚上,白跑到墨的家裡,手中抱著那隻和淨一起撿來的白色貓咪。
  「墨,這隻貓給你養,好嗎?」
  墨只是淡淡的看了貓一眼,說:「以後我可能會比較少回來,這房子先借給你。」
  他們坐在平台上,清冷的晚風徐徐吹來,一旁的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
  「我以前,也是在黑暗世界裡打滾的人。」墨靜靜的陳述著,白沒回話,只是傾聽。
  「後來,身邊最重要的人離開之後,才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墨看了白一眼。「我知道,你也在那個世界裡待過。」
  「......」
  「還好,你不隨便出手,所以我挺放心。」墨抱住坐在一旁的白色貓咪,貓咪溫馴的躺在他的腿上。「只是,現在你這樣,反而讓我放心不下。」
  「......你怎麼知道的?」
  墨輕哼一聲。「街頭巷尾都在傳,說有個外表柔弱的少年,但是身手了得,而且常常隨處飆車。」說到這裡,墨笑了。「你那種速度還不算飆車,但是技巧已經算不錯的了。」
  白沒理他,眼光放在不知名的遠處,好像整個人被掏空似的。
  「......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沒有說很難過,但是有一種......」白頓了頓,像在尋找適當的詞語來解釋這種感覺。
  「我也不曉得。只是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條魚,逐漸失去水一般難受,但自己卻毫不自知。」
  「或許......」
  從小,淨就陪在他的身邊,他真的從來沒有思考過,淨離開的日子,會變成什麼樣?
  後來,他才發現,原來日子是如此的漫長。
  似乎每天只能望著天空漸漸由黑變白,再由白變黑。
  他找不到事情可以打發時間。或者說,他什麼事也不想做。
  淨躺在他懷裡,原本溫暖的溫度逐漸變得冰冷,而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就這樣離開了。
  那種感覺,就彷彿小的時候,手中捧著一大把的沙子,但是那些沙卻漸漸的從指縫間流失,而他只能看著,心裡一陣陣的失落。
  他將臉埋在彎曲的膝蓋裡,只露出美麗的水藍色眼睛,看著那隻白色貓咪追逐著樹叢間,因風而擺動的葉子。
  「別這樣行屍走肉的過日子,我想你姊也不希望你這個模樣。」忽然,墨轉移了話題,說:「最近會有個女孩子過來,她是我的姪女,愛鬧,是個靜不下來的孩子。如果嫌她煩或不想見她,就只能少過來一些了。」
  「墨,你會少回來是因為你要回去嗎?」白敏銳的察覺到了,讓墨有些愕愣。
  「或許。但我一樣只是個影子罷了。」墨聳了聳肩,苦笑了一下。「雖然事情和策略都是我在做的。」
  白微微一笑。
  雖然那笑,不是打從心底的。但至少,這是這幾天以來,第一次展露的笑顏。

     *     *     *

  淨下葬的那天,白穿著黑色西裝,頗有一種小大人的感覺。
  他不站在人群中,獻花、禱告,他只靜靜的待在一旁,沒有參與。
  四周的白色十字架,搭襯著青草綠地,和蔚藍的晴天。白的手中握著一束墨黑色的頭髮。
  那是淨的。
  牧師禱告完之後,一旁的人便一鏟一鏟地,將鬆軟的土覆在透明棺木上。
  白沒有流淚。
  人群裡,有幾個是淨的同學,她們哭著,捨不得淨的離開。
  但是,過了好幾年以後,誰還會記得,還會記得有這麼一個同學呢?
  時間,是可以淡忘一切的。
  白抬頭,看著有些刺眼的陽光。
  現在明明是初春,氣溫還是有些低,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大的陽光?
  白瞇起眼睛,淨的身影隨即出現在腦海裡。
  淺咖啡色的眼,墨黑色的長髮,白皙的肌膚,優雅而溫柔的笑容,對自己伸出的雙手,以及那冰冷的溫度。
  都令他,眷戀不已。
  當長久以來覆在他身上的陰影消失時,頓時間,他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那樣的陽光,太刺眼,螫得他好難受。
  小童走了過來,站在白身邊,略為矮了一點。他看著彷彿喪失生命的白,心裡一陣不捨。
  以前,他總是用一種淡漠的姿態出現,即使如此,但仍然可以感受到他的情感和溫度,那樣的溫熱,只為了他姊姊。
  然而,現在的他,卻只像是一副傀儡,失去生氣,眼神空洞無依,就算在看著別人,目光似乎也不在這裡。
  「深雪......」
  「......」白聽見小童的叫喚,收回茫然的眼光,失神的望著他。
  「你......不要太難過,好嗎?」小童皺起眉頭,眼神充滿擔憂。「你這樣,好讓人擔心。」
  我......我很難過嗎?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我不要難過?但是,我明明就流不出眼淚......
  「我沒事......」
  小童聽了,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而後,嘆了一口氣。
  「我先走了。有事,記得找我,好嗎?」小童不忘叮嚀他。對於他,白就像哥哥一樣。但是現在......
  「......我知道。」

  一陣風吹來,吹動了白那柔軟的淡黃色髮絲。
  空氣中飄來一陣淡雅的茉莉花香,和淨身上慣有的香味有點類似。
  白將手中的那束髮絲舉起,靠在鼻尖上。
  緩緩的,他閉起眼睛。
  如果,我注定要失去妳,為何曾經讓我擁有?
  如果,生命中少了妳一同參與,那還有什麼意義?


  時間啊時間,你可以令別人淡忘一切,但為什麼,唯獨我就不行呢?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