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窗口,彷彿聽見了蝴蝶拍翅的聲音。
  冬天過了,春天來了。
  只是,這麼寒冷的春天,會有蝴蝶的身影嗎?


  年,他們是在醫院裡過的。
  他們說說笑笑的,談論著以前小的時候,那遙不可及的美好回憶。

  「白,你還記得嗎?以前小的時候,奶奶總是會要我們做蘿蔔糕呢!」淨躺在床上,說著以前的事情,臉上沉浸在滿滿的回憶裡。
  「對啊!每次拿個棍子攪拌木桶裡面的蘿蔔糕,手都快痠死了。」白笑得很開心,那些事,好像歷歷在目一般。
  「呵!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爺爺才會在那一次過年的時候,去弄來了一個機器......」
  「電鑽!」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說出口,笑得好不燦爛。
  「爺爺那時候才好笑,」淨笑著說道:「他把電鑽改成打蛋器,說這樣就不會每次都弄得手很痠。」
  「結果,那次卻把奶奶氣壞了。我還記得!」
  「對啊!那個改過的打蛋器一開,放在木桶裡,所有的東西通通都飛出來了!我們還不小心燙到了呢!」淨揮著手,說得好開心。
  「爺爺還說,可能是先打開才放下去,所以東西才會噴出來,要再試一次,先放在木桶裡再打開,結果還是一樣!噴的到處都是!」
  「結果奶奶更生氣了!」
  「到後來還是要用手拌,手還是很痠。」白無奈的說,水藍色的眼睛盛了滿滿的笑意。
  對他們而言,那是多麼好的回憶。
  寒冷的春天,他們窩在單人病房裡,想著以前的種種,似乎刻意的,他們避開了讓人難過的回憶。
  就算那些人已經不在了,但是,回憶一直留在他們的心裡面,久久消散不去。
  「母親總是會在這種冷冷的天氣裡,聽著好聽的鋼琴音樂,在花園裡替黑玫瑰保暖。」淨回想著。
  「我也記得。旋律好像是這樣。」說完,白哼了一小段旋律。
  「對,就是這首。」淨開心的說,而後閉上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好想聽喔......」
  白握著淨的手,微微一笑。

  妳想聽,我就會為妳而彈。

  下午,白通過了醫生的同意,讓淨回家住一晚。
  白帶淨到三樓的琴房,讓她坐在一旁,淨有些疑惑地看著白,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妳坐在那裡就好。」
  說完,白坐在鋼琴前,他打開琴蓋,彈奏了凱文‧柯恩的Through the Arbor。
  淨聽見了第一個音符,眼眶隨即續滿了淚水。那首曲子,是母親還在的時候,最愛的一首音樂--走過綠意。
  白彈著,淨聽著,午後的陽光從窗口照射進來,帶來一股慵懶的暖意。
  一曲彈完,淨的臉上已經爬滿了淚水。「白,你為什麼......」
  「我是為了妳而去學的。」白走到淨的面前,溫柔的替她拭去了淚水。
  「謝謝......」
  白蹲在淨的面前,輕輕的抱住淨那瘦小的身軀。「只要妳想聽,我就會為妳而彈。只為妳一個人。」
  窗外,溫暖的陽光照出他們相互擁抱的影,相依相偎,他們是親人,一輩子的親人。

  晚上,淨躺在自己房裡的床上,白幫她量了體溫。「還好,三十七度二,不算太高。」
  白將溫度計放在一旁的梳妝台上,說道。
  「白,你可以陪我嗎?就一天就好。」淨握住白修長的手,懇求的說。
  白溫柔地笑了。「我在。」
  白伸手拿了張椅子,拖到床邊,坐了下來。
  淨閉上眼,輕輕的笑了一下。
  「吶,白,可以唱歌給我聽嗎?」淨沒放開他們交握的手,問道。
  「妳想聽什麼?」
  「范瑋琪的啟程。」
  她聽見白嘆了一口氣。不自禁地,嘴角微微的上揚了起來。她知道,白不會拒絕她的。
  「每一天,都有一些事情將會發生。每段路,都有即將要來的旅程......沒有人完整,卻有人能信任,才找到永恆。」
  白輕柔的嗓音飄散在空氣之中,淨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如果......我們能像歌詞那樣,一起手牽著手走向未來的旅程,該有多好?......
  「想到達明天,現在就要啟程,只有你能帶我走向未來的旅程......你能讓我看見黑夜過去,天開始明亮的過程。」

  白唱完的時候,淨已經睡著了。
  白無奈的看著她,眼神中卻帶著一絲寵溺。他伸手將被子蓋好,然後趴在床沿邊,也漸漸的進入夢鄉。
  他們交握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彼此,窗外稀薄的月光,在絲緞的床單上,照出他們雙手交握的影。


  我探頭向窗外望去,卻看不見以為中的蝴蝶的影。
  我向空中伸出雙手,流過的卻只是一陣清冷的寒風。
  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請允許我許下自私的願......


(To Be Continued)


啟程
詞:陳淑秋 作曲:伍思凱 演唱:范瑋琪

每一天 都有一些事情將會發生
每段路 都有即將要來的旅程
每顆心 都有值得期待的成分
每個人 都有愛上另一個人的可能

想愛就不能害怕會有傷痕
沒有人完整 卻有人能信任 才找到永恆

想到達明天 現在就要啟程 只有你能帶我走向未來的旅程
想到達明天 現在就要啟程 你能讓我看見黑夜過去 天開始明亮的過程

(話說,只要是班上的人都會知道,那個電鑽事件,其實主角是歷史老師......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