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分開了。
  我們被分開了,我可以去找妳。
  可是,連妳都要離開我了嗎?


  最近,淨的胃口變得很差。
  一開始,白以為只是冬天的關係。

  「淨,妳怎麼不吃多一點?」男人看見淨只吃了半碗飯,忍不住說了。
  淨搖了搖頭。「沒什麼味口......」
  「我叫秀給妳煮些開胃的。」

  白感覺不對勁。
  過了幾個禮拜後,淨開始發燒、嘔吐。

  「姊姊?妳還好嗎?」白擔憂的看著淨。
  如果再這樣沒命的吐下去,到後來肚子裡的東西都吐光了,她還有什麼可以吐的?!
  白將虛弱的她扶回床上躺好,淨柔美的臉像是鬼魅般蒼白著。
  他拿起剛才淨吐的東西,拿去浴室裡頭處理掉。
  從浴室出來後,他坐在床沿上,看著呼吸淺緩的淨。
  這樣下去,不行的......

  「可以麻煩帶淨去看醫生嗎?」
  白第一次,這麼誠懇的懇求著他。
  「......」
  「拜託!她已經吐得差不多了!她一直在發燒啊!」
  「她的情況一直沒有好?」男人終於正視他了。
  白點了點頭。


  到了醫院後,醫生檢查完,說了個讓他們震驚的消息。

  「應該、不會這麼年輕才對......」醫生看著報告,喃喃的說著。
  「怎麼樣,醫生?淨怎麼了?」男人坐在醫生前的椅子上,急切的問。
  白站在白色牆壁旁,離男人有些遠,但清楚的聽見了醫生說的話。
  「那女孩,以前是不是得過B型肝炎?」
  「......是,那已經是她很小的時候了。」男人說,而後緊張的問:「這有什麼關係嗎?」
  「那女孩得的是肝癌。」醫生翻了翻報告,「她以前得過B型肝炎,所以比一般人更有機會得到肝癌,如果早期發現的話,或許不會這麼嚴重,但是......」醫生頓了頓。
  「但是怎樣?」男人催促他,放在膝上的雙手交握得死緊。
  醫生搖了搖頭,「我很抱歉。她已經是肝癌末期,我沒有辦法......」
  「不可能!你是醫生,是醫生!無論用多少的錢我都願意!拜託你,醫生!」男人激動的抓住醫生的手臂大喊,醫生吃痛的皺起眉頭,卻沒有甩開他的手。
  「我真的很抱歉,這不是說用錢就可以解決的。」

  白始終站在一旁,努力消化著這樣一個消息。
  淨快死了?淨也要離開他了?
  頓時間,他感到自己無法呼吸,好像氧氣被抽走了,好像、就好像......
  「醫生,她還能活多久?」
  白冰冷的聲音傳來,澆熄了男人激動的心情。
  「一般最多不會超過半年,但是她......」醫生嘆了口氣,說:「她的情況已經太嚴重,大概......四個月吧!」
  四個月,就是夏天來的時候。
  白無神的點了點頭,走出那間辦公室。

  她,一直以來都很好,不是嗎?
  雖然她冬天的時候手會冰冷,雖然她因為小的時候得過B型肝炎而導致身體很差,但是她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她不是、不是陪他十四年了嗎?
  這十四年來,除了國小那時流行的肝炎之外,她就只有得過小感冒而已啊!
  為什麼非得從他身邊奪走她?
  為什麼?......

  「白?」
  病床上,淨已經醒來。
  「我在。」白握住她伸出來的手,那冰冷的溫度再度讓他皺眉。
  他沒說什麼,只是將那冰冷的溫度記在心裡,然後用自己的手溫暖她。
  淨微微一笑。「醫生說,怎麼樣?」
  「......」
  「白,請你告訴我實話,好嗎?」淨的手回握住他的,那冰冷的溫度讓他揪心。「我不希望在我沒有準備之下離開。」
  「不會的!淨會留下來的!」
  「白,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總是要學會接受啊!」
  「那,妳有辦法接受妳的死期嗎?」白賭氣的說,雖然他看見淨的臉上一陣痛苦閃過。「妳都沒有辦法接受那妳要我怎麼接受妳就要離開的事實?!」
  淨咬著唇,白看見她的眼眶閃爍。
  「妳怎麼可以這麼過份?要我接受,然後妳卻在心裡哭泣?......」白說到最後,哽噎了起來。
  「白,對不起......我沒有想過,從來沒有想過和你分開之後我要怎麼過日子,想必你也是,對不對?」淨的眼淚,一顆顆的,好不剔透。
  「但是,我只是希望你可以過得好好的,就像你希望我也是,這樣而已......」
  他們握住彼此的手,像是只有這樣,淨才不會離開。
  「其實,我也好怕。我不想死啊,白......」淨死死的握著他的手,哭得像個小孩,低低的說。

  我們,都在無意間傷害自己,卻也傷害到了彼此。
  我們之間的聯繫,沒有因為這樣的傷害而中斷,但是......


  一直以來,妳就像我的天使,帶我引向光明。
  但是,我卻忘了,天使也是會離開人間的......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