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讓妳再次展開笑顏,想讓妳再度擁有那溫柔的神情。
  想讓妳、想讓妳在我的羽翼下,單純而溫暖的成長......
  因為,妳就像是陽光,溫暖了我。


  白圍著圍巾,倚著牆,站在一棟大樓外,面對著大樓的門口,他可以清楚的看見從裡頭走出來的人。
  來了。
  門口的玻璃自動門打開,走出了一個身穿著淡紅色制服的長頭髮女孩。她左右張望了一下,看見白的時候,柔美的臉龐露出了一抹美麗笑容。
  「白!」
  他微微一笑。
  「很晚了,妳吃東西了嗎?」白溫柔的將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拿下,圍在她身上。
  「你呢?你吃了嗎?」
  「要不然,一起去吃,怎麼樣?」白說。
  她點了點頭。
  只要能跟白在一起,去哪裡都沒關係。
  
  自從和淨分開之後,每天晚上白都會去淨補習的地方接她。
  久而久之,這成了一種理所當然的習慣。

  「吃些溫補的東西吧!雖然冬天過了,但是最近天氣仍然冷,小心妳的身體。」
  「嗯。」

  淨看見白,總是會笑得燦爛。
  但是,每次白總是在燦爛的笑容下看見她真實的情緒。

  她很累。
  她似乎想要離開男人的掌控,拚命的努力讀書,逼迫自己,卻也讓自己累得越來越消瘦下去。
  每次看見她,就覺得她似乎又瘦了一些。
  看著這樣的淨,讓他好心疼。
  可是,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

  回到家,淨已經累得睡著了。
  白將她抱在懷裡,輕輕的打開淨的房門,小心翼翼的讓她躺在自己的床上。
  白色絲綢的床單上,淨安穩的睡在上面,白拿起被子蓋在她的身上。
  白坐在床沿,看著熟睡中的淨,他伸手撥了撥她的長髮,仔仔細細地將她的樣貌深深的映在腦海裡。
  墨黑色的長髮,嫩白的肌膚,淺咖啡色的眼睛,組合成一張清秀典雅的臉龐。
  其實,他跟淨長得不太相似。
  淨比較像男人,而他遺傳了母親淡黃色的頭髮和水藍色的眼睛。
  或許......

  他跑去了墨的家裡。
  「墨,借我鋼琴,好嗎?」
  墨正在處理資料。「嗯。」
  白走上二樓,坐在鋼琴前,像是面對著珍寶一般,輕輕的打開琴蓋。
  白在鋼琴上彈奏了凱文‧柯恩的薰衣草,前陣子他在書店裡聽過,悲傷的旋律到現在他都還記得。
  他想起,墨曾經說過,他有很好的彈琴天賦;而淨,她的天賦被埋沒在制式以及沒有感情的鋼琴譜裡頭。
  他向來不敢告訴淨,說他也會彈琴。
  因為,他知道,淨如果知道了,會害怕,害怕比不上他,害怕男人的眼神......
  到現在,他才發現、才知道,其實,他和淨都一樣,都是一樣的。
  白得不到男人的目光,想盡了辦法,做了許多努力,仍然辦不到。
  淨也害怕有天男人會這樣對她,所以她只好把所有的事做到最好,因為只有這樣,男人的目光才不會離開她。
  原來,他們都一樣......
  彈著彈著,視線,在不知不覺間,模糊了......


  如果,自己內心的悲傷都無法平復,那麼,他要如何才能撫平撫平她心裡的悲傷?
  如果,連向來溫柔的她,都無法撫平這樣的悲傷,那麼,還有誰可以救他,和她?



(To Be Cotinued)


http://mymedia.yam.com/m/1733066
這是我找到的鋼琴音樂,聽聽


有關於凱文.柯恩的音樂
http://mymedia.yam.com/m/919246
← Sundial Dreams
http://mymedia.yam.com/m/1451874
← 卡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