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妳的笑容,我好難過。
  妳的笑容不見了,幾乎是憂傷的望著我。
  卻又好像不是在看我......


  「白!聽說你姊姊昏倒了!」

  當他聽到這話的時候,不管現在是不是在上課,直接從國中部的四樓衝到一樓的保健室。
  本來他應該是在上英文課的。
  他擁有一半的混血血統,所以他的外語能力算是不錯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聽見淨昏倒的消息。
  他一直跑、一直跑,只感覺得到冬天冰冷的風從耳邊呼嘯而過。
  「呼!呼!」
  他站在保健室門外,氣喘吁吁的看著保健室內的病床,病床上,躺著他最心愛的姊姊。
  他甚至沒有注意到旁邊的護士老師和其他的男、女同學驚豔的眼神,他的眼中,只剩下那病床上蒼白的人兒。
  「姊姊?」他微微顫顫的喚道。
  妳,也要離我而去了嗎?
  白顫抖的伸出手,害怕淨從此離開他的視線。
  原本她的身子骨就比較冰冷,所以冬天的時候秀姊總會燉些溫補的東西讓淨喝,但是,現在病榻上的人,已經不只有手是冰冷的,連向來柔雅的容貌也都變成冰冷的。
  「淨......」
  白將她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掌裡,希望可以藉由自己的溫度讓她溫暖起來。
  不要、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拜託......
  「淨?!淨怎麼了?」
  忽然,男人出現在保健室的門口,一臉驚慌的尋找著淨。
  白看著他,有些惱怒,有些憤恨。
  如果不是他,姊姊也不會變成這樣......
  「我帶她回去看醫生!」
  白眼睜睜的看著淨被男人帶走,卻無能為力。
  他握緊了拳頭,美麗的臉蛋上,寫滿了憤怒和無奈。


  「墨。」他越過牆,輕巧的從牆上跳下來,坐在墨的身邊,白色貓咪也一同跳下,撲向墨的懷抱。
  莫看著他,發現他的不對勁。「怎麼?跟人打架?」白應該不會隨便跟人打架才對。
  他搖了搖頭。至從升上國中之後,他不再喊墨為叔叔,只是淡漠而不失禮節的喊他的名。「沒什麼,只是......」
  「你姊姊怎麼了嗎?」墨輕撫著貓咪,狀似不經意的說。
  「......她昏倒了。醫生說,壓力過大,睡眠不足,我想,會不會是那個人給她太大的壓力,明明我不願見她那樣的......」
  說到最後,白哽噎了。
  墨輕輕的將他擁入懷裡,他把白當作自己的小孩一樣對待。
  白色貓咪睜著無辜的眼睛,溫柔的用臉摩蹭著白的手。
  許久,他才恢復平靜。
  他太過於害怕。他害怕淨就這樣一去不回。
  「要聽琴嗎?」墨問。
  墨在樓上放了台鋼琴,雖然男人不准他學,但是他在墨這裡倒是學會了鋼琴。
  「我、沒心情彈」
  墨柔弄著他留到及肩的柔軟髮絲。「我彈給你聽。」
  墨和他一起走到三樓,白色貓咪也跟了上來,他安靜的坐在一旁的木質地板上,貓咪則跳到黑色鋼琴上,形成一種和諧的畫面。
  墨彈了一首宮崎駿的電影配樂。
  溫柔又帶點悲傷的音樂流洩而出,白默默的聽著,窗外的陽光灑進屋內,朦朦朧朧的,好美。
  他想起了小的時候,他也是在這樣的陽光下,在淨的陰影之下,抬頭看著她,看著美麗、有氣質的姊姊。
  那陽光,刺痛了他的眼。他瞇起眼睛,看著朦朧的姊姊。
  那時候的他,曾經一度以為,淨就會這樣像霧一般,朦朧地散去。
  白低下頭,將自己深深地埋在彎曲的雙膝之間。
  一種放心和強烈又矛盾的失落感,讓他釐不清自己的情緒。

  幸好,至少她留下來了,不是嗎?


  我深深的將自己埋在陰影之中。
  即使面對著陽光,我仍然處在陰影之下......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