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見了嗎?
  你看見,我流下的眼淚了嗎?
  ......


  「姊姊!妳看貓咪!」
  雖然已經要國小畢業了,但是白仍然好玩,一有空,就是和那隻白色貓咪玩在一塊兒。
  「嗯?」這時候的淨,已經升上了國中。她從書堆中探出頭來,看著一旁玩耍的白。「小心,別摔倒了。」
  淨的聲音柔柔的,每次她說話的時候,白總覺得像是一陣暖風吹過,好溫柔、好溫柔。
  「姊姊,妳在什麼書?」白放下手中的貓,跑到淨的面前,湊進書堆中,也想看看淨在看什麼書。
  「這是歷史,要不要我說故事給你聽?」
  「好啊!好啊!白最喜歡聽姊姊說故事了!」
  淨溫柔的嗓音飄散在空氣裡,一旁的貓咪舒服的趴在草地上小憩,下午的溫暖陽光照在他們身上,白瞇著眼睛,看著宛若女神般的姊姊。
  姊姊,妳等等我。等我長大了,我就可以靠近妳一點了......

  
  白順利的國小畢業。
  白以為,全校第一名的成績,會讓他開心一點、多注意他一點。
  但是,沒有用就是沒有用......

  「淨,妳在這裡做什麼?」慍怒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把他們兩個嚇了一跳。
  「爸爸......我來參加弟弟的畢業--」
  淨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硬生生的打斷。
  「什麼畢業典禮?妳不明白妳的份內工作嗎?妳的課業呢?」他的咄咄逼人,讓淨不禁畏縮了一下。
  「可是......」這可是弟弟最重要的一天啊!
  「沒什麼可是!回去上課!不准有下次,不然以後別想要在一起!」

  白始終愣愣的看著,他不明白、他不明白......

  『白,對不起,我以為可以的、我以為他會多疼你一點的......』
  姊姊的眼淚,看得他好難過。
  這不是妳的錯啊!姊姊。
  只是,我向來太自以為是了......


  不會的,他再也不會了。
  早就應該知道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     *     *

  上了國中之後,白變得沉默寡言,連笑容都減少了。
  不過,白那淡黃色的頭髮,水藍色的眼睛,纖細的身材,女孩般的臉蛋,和那股淡漠的氣質,擁有女孩子的模樣,卻有著男孩子的氣質,讓人不禁懷疑他的真實身分。
  這樣的白,迷倒了學校裡的男孩女孩。

  「呃......白,那個......我--」
  眼前的女孩,裙子短得莫名其妙,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臉上的妝畫得像是什麼,身上的香水味濃得白幾乎要不能呼吸。這樣的女孩,他沒興趣。
  「對不起。」

  「白,聽說你又拒絕了一個女生?」
  班上的人,不管男生女生,全都在他位置前,包圍著他,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白,雖然你不是女生,但是只要你跟我交往,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一個痞子樣的男生深情款款的對著白說。
  「謝了你的好意,熙翰。我對男生沒興趣。」白淡漠的說。
  哇啊!冷漠的白,簡直像是個貴族千金一樣優雅而不失禮貌啊!
  眼前的男生女生,全都瞪直了眼,想將眼前得這幅美景深深的記在腦海裡。
  「看夠了嗎?」
  一陣惡寒從背脊上傳來,大家不禁打了個冷顫。
  回過神,才發現白的眼裡已經染上不悅的神色。
  「呃!白,冷靜冷靜啊!」
  嗚!

  「姊姊。」
  放學後,白在淨的教室外面等她,他輕輕的喚了一聲。
  「白,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淨穿著學校的制服,拿著略為沉重的書包,對著白微微一笑。
  那抹笑容,少了以前的溫和淡雅,只剩下濃厚的疲憊。
  他不由分說的拿起了淨的書包,替她承擔了些重量。
  「謝謝你啊,白。」淨淡淡的說,眼神飄忽。
  白抿著唇,不說話。
  「白,你不高興?」
  淨比白少了半顆頭,略為矮一些,她伸出嫩白的手,放在白的額上。「不舒服嗎?」
  好冰,好冷。
  這樣的溫度,讓他一陣揪心。
  「手怎麼這麼冰?」他空出一隻手,將那雙冰冷的手包握在自己手裡。
  淨微微一笑。「沒什麼。你知道的,冬天到了。」
  「冬天到了不會穿暖一點嗎?」他有些生氣,氣她沒好好照顧自己。
  白從書包裡拿出一條米白色的手織圍巾,他停下腳步,溫柔地將圍巾圍在淨的脖子上。
  「好暖......有白的味道。」淨笑笑的說。
  廢話。「這是妳織的。」
  「嗯,我知道。」
  白對著淨,溫柔的笑了起來。

  冬天的腳步來得很快,冬天過後,淨就要畢業了。


  是我做得不夠好嗎?
  是因為那人的存在嗎?
  可是,再怎麼樣,我就是不能討厭她啊......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