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神飄往哪裡?
  你在看著我的時候,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眼裡的感情?


  「墨大哥......」
  當白爬過牆的時候,滿滿黑壓壓的人,跪坐在墨的面前,而墨只是淡漠的澆花,連看也不看他們一眼,任由他們跪在那裏。
  這時候的白,已經國小六年級了。他跟在墨的身邊也已經過了一年。
  他俐落的跳下牆,一旁的白貓也輕巧的落下。
  「墨叔叔,他們是誰啊?」
  雖然已經過了兩年,但是白那優柔的身型和柔美的臉龐,仍然遮掩不了小孩子的稚氣。
  「他們?誰?」墨轉過去,澆另一邊的花。
  表明了墨他一點都不想理。
  欸,可是,這樣他不能練劍啊!而且前幾天墨叔叔才又教了另一套劍法了耶!
  「吼!」白一手插著腰,一手很不禮貌的在那二、三十人之間點來點去。「你們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不然墨叔叔這麼好的一隻熊怎麼可能會不想理你們?」
  跪坐在地的一群人,全都倒吸了好大一口氣。
  這、這小孩,從哪裡來的?
  難不成墨大哥他......
  「唉呀!墨叔叔不想理你們啦!走開走開,我要練劍。」
  練劍?!墨大哥把劍法教給了這個小孩!所以這小孩--
  「想什麼?!白要練劍,你們還不滾?」墨終於走過來,打斷他們的幻想。「這是隔壁的小孩,想到哪裡去了你們。滾吧滾吧!我說得很清楚了。」
  「可是大哥,這次真的需要你--」
  「需要我才想到我?那以前我在幫裡的時候怎麼不見有人服從我?那隻腐蟲做了什麼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白坐在一旁的走廊平台上,白色貓咪已經長大,也和白坐在一塊兒,睜大眼睛,看著墨稀奇的說這麼多話。
  哇!他都沒想到墨叔叔可以說這麼多話耶!一直以來墨叔叔說話絕不會這麼一長串的。
  「可是--」
  「別再可是了。」墨轉過身,朝白的方向走來。「小娃兒,去解決他們。」
  爛攤子?「木劍還是黑刀?」
  墨淡淡的瞥了白一眼。「隨便你。」說完,他抱起白貓,坐在平台上。
  「那我用黑刀喔!」嘿!終於有機會可以拿黑刀了!
  白走到大廳的劍台上,將台上的黑刀拿起。
  唔!有些沉重,不知道能不能使得順......
  「大哥......」
  「哪!接招吧!」嬌小的白,拿著和他一樣高的黑刀,用劍尖指著為首的男人。
  「呃?」
  還來不及反應,劍尖已經劃過了眼前,男人驚險的避開,但黑色上衣仍然被劃出了一道口子。
  「你!」
  白嬌憨地笑了一笑,「小心一點啊,大叔。」
  然後,他在人群裡使出了墨教他的劍法。
  黑色的刀,讓白使來有些沉重,但他卻輕巧的利用後座力,讓刀使用起來更能順手些。
  那群黑衣人想將他包圍起來,但卻礙於他手中的武器而無法靠近他。
  右手拿刀在頭頂上轉一圈,往左一劃,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抬腳,踢中了眼前靠近的人的腹部;白以右腳為軸,左腳在地上劃出一道圓弧,包圍他的人全都同時倒在地上。
  自始至終,白始終沒有真正傷到人,一年來苦練的成果,雖然力氣略嫌不足,但已經足以對付眼前的人。
  「好了,白。」墨的聲音自背後響起。
  白拿著刀的右手,在空中劃了幾道弧線,順勢將刀收進刀鞘裡。
  「墨叔叔。」白走到他面前,以日本坐姿趴跪著,將黑刀放在自己眼前。
  「很好,去把刀放好吧!」墨輕撫著腿上的白貓,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說。
  那群人狼狽的起身,知道再留下來也沒有用,全都一拐一拐的走出大門。
  「墨叔叔,他們......」
  「暫時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墨叔叔以前,是不是很厲害的人?白不禁在心裡想著。
  「今天別練吧!」墨說。
  白聽話的一同坐下,坐在墨的旁邊,小小的頭靠在他的臂膀下。
  不管怎樣,墨叔叔永遠都是我的熊叔叔......


  為什麼,你溫柔眼神永遠不會停留在我身上?

  為什麼,用溫柔眼神看著我的不會是你?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