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懂得,並不能期待或者期望什麼。
  因為,那都只是一種奢求。
  一種近乎可恥的奢求......


  「姊姊,妳看!」這天,白和淨經過公園附近,眼尖的白看見牆腳邊有著一個白色的小不點。
  「什麼?」淨順著白指著的方向看過去,乍看之下以為那只是一團別人不要的髒布,仔細一看,那個小不點還有條小小短短尾巴。
  「小貓咪耶!妳看!」
  「是真的耶!」淨好奇的走過去,果然是隻小貓咪,顫抖著五個月左右大的身體,聽見他們的腳步聲,回過頭,眨著水藍色的眼睛望著他們,不時還虛弱的嗚嗚叫。
  白看著牠,心中忽然感到不捨。「姊姊,」他從後面拉拉淨的衣角,「我們把牠帶回去好不好?」
  「帶回去?不行啦!」靜看了看那隻白色的小不點,發現耳朵後面有一個小小的黑色色塊,「會被父親罵的。」
  白搖搖頭,「不會啦!只要姊姊去跟爸爸說,爸爸一定會答應姊姊的!」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那......好吧!」

  「爸爸......」淨站在父親的書房內,有些畏怯的喚道。
  「有什麼事嗎?」男人停下手中的筆,抬起頭疑惑的看向她。
  白站在房門外,房門虛掩著,他可以清楚聽見書房的談話。
  「爸爸,我撿到一隻貓咪,我可以養牠嗎?」
  「......」男人沉默了一會兒,而後,低下頭,繼續埋首在公事中。「可以,但是不能耽誤到課業。」
  「謝謝爸爸!」淨開心的走出書房,和白在書房外興奮的低語。

  果然......姊姊去說,一定可以的。
  因為......


  「墨叔叔!」啊!終於,他沒有再叫錯了耶!
  白興奮的爬過牆,從牆上不穩的跳了下來,險些摔倒,墨聽見白的呼喊,轉過頭,見到的就是這一幕,看得墨一陣心驚。
  「小心一點!你想摔死啊你!」墨放下手中澆花用的塑膠水管,將水關掉之後,走過去看白的傷勢。「有沒有怎樣?」
  嘻!他就知道,墨叔叔這隻熊對他最好了!
  白搖了搖頭,「沒有。吶!叔叔你看!」白興奮地將手中那團小不點舉到墨的面前,像是展示自己心愛的玩具一般。「很可愛吧!今天撿到的喔!」
  這時,他才發現白一直把那團小不點抱在懷中,難怪他剛剛會差點摔倒。
  「貓咪?」
  白用力的點了點頭。「對啊!牠跟白一樣,是白色的耶!」
  唉!難怪。
  他剛剛還想說怎麼今天這麼早就來找他,原來是為了讓他看這隻小不點。
  墨站起身,低頭看了看白和那隻貓。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小不點再加上一隻小小不點,整個就是......
  墨不自在的咳了一聲,轉過頭去,「去練劍啦!」
  白歪著頭,不明白墨叔叔為什麼突然要他練劍。
  「噢!」
  
  練完一段劍,他一回頭,看見墨叔叔正端著一盤牛奶在小不點前面,溫柔的大掌在白色小貓的背上撫摸著。
  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見那溫柔的表情,整個愣在那裏,木劍什麼時候掉在地上也不曉得,他只知道,那溫柔的眼神,看得他很痛。
  不知道在痛什麼。年紀幼小的他不明白,但是他知道,他也很希望有人可以用這種眼神看著他,就像是他是那人的珍寶一樣......
  只是......那只是一種奢求吧!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你都不看我一眼呢?
  即使只有一眼也好啊......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