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知道。
  我一直都很喜歡姊姊。
  而姊姊也一直是很喜歡我的。


  「姊姊,我在這裡!」
  從牆下爬下來的白,對著屋內喊。
  「白!」淨聽見白的聲音,從屋內跑出。「你跑去哪裡玩了?我擔心死了,怎麼樣都找不到你。」
  「呵!姊姊,我跟妳說喔!這裡隔壁住著一個很像熊的叔叔,我以後可不可以去找他?」
  「熊?那叔叔不會很兇嗎?」她想了一想,他記得那個叔叔總是擺著一張臭臉,小時後挺怕他的。「也好,以後如果我練琴或不在的時候,你就去找那個叔叔,讓他陪你玩,好嗎?」
  「嗯!」他就知道!姊姊一向很疼他的!
  「走吧!我們進去吧!」


  不知道,怎麼樣才可以讓他喜歡我多一點?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
  明知道不可能的......明知道不可以的......


  「嗯......」
  白坐在房間內的書桌前,翻著眼前的書。
  好討厭噢!這個地圖好多東西,怎麼看也看不清楚。
  小小身影前,擺放著一本世界地理書。
  「如果說,坐船從這裡走,必須經過這個海,海會有、呃、洋流,然後船就會被洋流給帶到這裡來......」
  如果說,我很努力很努力,不知道他會不會說我很厲害?
  小小的腦袋瓜埋在書本裡,心裡想著。


  其實,一直都是知道的。
  就算再怎麼努力,他也不會多看我一眼......


     *     *     *
  現在,他好想那隻熊叔叔。
  台上的老師正在講課,他卻想起了墨。
  依賴,他新學到的詞。好像可以用在他和熊叔叔身上。
  嗯,想起來,他真的挺依賴熊叔叔的。
  現在距離遇到墨的那天,已經快兩個月了。
  時間過的真快,他都沒想到說已經在墨那裏學了兩個月的劍術。
  一開始,墨直接使了一段劍術,然後要他有樣學樣,他只在一旁指導並矯正他的姿勢。
  乍聽之下很單純,只是每次去的前一段時間,總是在做體能。
  很累啊!是真的。
  但是只要想到,學好熊叔叔劍術之後,他就可以保護自己、保護姊姊了。

  「熊......墨叔叔!」已經將近兩個月了,他還是改不了口,每次總是叫他熊,也幸好墨不甚在意。
  「你來了。」墨淡淡的應著。
  這漂亮娃兒,每次放學總會來找他。聽他說,他姊姊同意讓他來這玩,而且家裡沒人陪他,所以喜歡一直往這裡跑。
  墨擦拭著手中的長刀,墨黑色的刀身,隱隱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他看見白往這過來,便將刀收進刀鞘裡。
  「墨叔叔,那是劍嗎?」好長的劍喔!
  墨低下頭,看見白的眼裡閃爍著充滿興趣的興奮光芒,心裡一陣不妙。
  「這是長刀,別隨便玩,等你大一點再弄一把給你。」
  「長大?那要多大我才可以玩?」沒關係,他可以趕快長大,這樣就可以玩了!
  「先把你的劍術練好吧!亂七八糟的,像隻猴子在舞劍。」墨轉過身,走回屋內,將那把長刀放在客廳的劍台上。
  猴、猴子舞劍?
  真的有這麼糟糕嗎?
  可是,這也不能怪他呀!
  雖然他現在只是用木劍練習,但是那木劍是實心的,重得要死,而且,如果十歲不到的他將劍直立,那木劍幾乎和他一樣高。
  沒關係,我一直練一直練,總有一天可以把它練好的!
  照常,體能做完之後,他拿起劍,開始練習。
  「說了多少次,你下盤不穩,手也沒伸直,還彎著腰,這樣怎麼練得好?!」
  熊叔叔又再訓話了。
  白咬著牙,全都努力撐了過去,盡力做到最好。
  因為,他要保護姊姊,還有為了那把黑色的長劍。
  
  看著白,墨的心裡一陣感慨。
  這麼嬌小的一個人,拿著這麼笨重的劍,實在是太吃力了一點。
  但他卻連一聲苦都沒說,可見這孩子比外表還要堅強的許多。
  輕輕的,他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這小孩的未來會怎麼樣......


  變強?那是什麼?
  我不在乎變不變強,我只知道,我要保護姊姊。
  保護那個,一直都很喜歡,一直都很疼我的姊姊。


(To Be Co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