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去上鋼琴課了。
  
  要做什麼呢?
  

  偌大的三樓,傳來優雅的鋼琴聲,他被規定不能去打擾姊姊上鋼琴課,他也不能學。
  這麼大又近乎的豪宅的房子,住的卻只有寥寥數人而已。他連個玩伴都沒有。
  他坐在後花園高大的牆上,一旁放著一個鋁梯架,他就是靠那個爬上來的。
  居高臨下望著這不算小的花園,聽秀姊姊說,這個花園以前是給他的母親的。
  他晃了晃離地挺高的腿,百般無聊的想著。
  秀姊姊是家裡請來的人,他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只知道秀姊姊也住在這個很大很大的房子裡,在地下一樓。
  「喂!哪來的小孩!上面很高,會摔下來的!」
  冷不防地,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他嚇了一跳,差點就要摔下去。
  幸好他及時扶住牆,不然早就跌下去了。他皺著眉,懊惱的回過頭,卻因為那抹巨大身影而再度嚇了一跳。
  熊?!
  有熊!
  「我說的話沒聽見嗎?還不快下來。」那巨大的身影走了過來,遠看只覺得那抹身影大得不像話,感覺只是比秀姊姊還大隻一點,近看才發現,自己的腳居然可以碰到他的肩膀!
  他嚇傻了!
  熊、有熊......
  「欸,又嚇到小孩了嗎?」那隻熊嘆了一口氣,伸出雙手,毫不費力的將他從牆上抱下來,在自己肩上。
  咦?熊抱他?
  他愣愣的任著他抱,然後低頭看著那隻熊......噢,不,是那個男人。
  「叔、叔叔......」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下意識的,禮貌的說。
  「你叫什麼名字?漂亮的小娃。」他走向自己的屋內,雖然和那小孩的家完全不一樣的格局,但經過改造而不失優雅的日式風格,卻給人一種慵懶的溫暖感。
  「白,白色的白。」他說。
  「喔?很巧,我叫墨。」男人說。
  白以為他在跟他開玩笑。
  「叔叔......」
  「幹什麼?不信?」墨把肩上的他抱下,放在階梯上的平台,他也一同坐下。
  還是、還是熊比較符合叔叔的感覺......
  「熊、呃,墨叔叔......」他欲言又止的說。
  「怎樣?」不管左看右看總覺得這娃兒長得太漂亮了點,不怎麼像男孩。
  「叔叔,你會打架對不對?」他眨著無辜的眼睛,問。
  墨聽了,瞪大了眼。「什麼打架不打架,小孩子懂什麼?那是武術,武術!」
  那聲大吼,令他不禁縮了縮幼小的身子。「那,熊......叔叔可以教白武術嗎?」
  小小一個孩子學什麼武術?「武術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很累的。」他淡漠的說。
  「可是、可是......」如果學會了,他就可以保護姊姊了呀!
  那落寞的眼神觸動了墨的心,因為那雙眼睛,他破了例。
  「要學可以,但是不准喊累,聽見沒?」他雙手環胸,看著身旁嬌小的人。
  「熊、熊叔叔,謝謝你!」他笑得開心,像是擁有了全世界最大的禮物一般的興奮。「那,熊叔叔,什麼時候開始學?」
  「別急,先讓我看看你的手。」
  他乖乖的把手伸出來。
  以他這樣的骨架,學劍術會比較有利。墨看了看他的手,心想。
  或許,學點防身術為輔就好。
  「白!你在哪?」
  忽然,淨的聲音從牆的那一頭傳來,因為看不到白而驚慌著。
  「啊!是姊姊!」姊姊下課了!
  「嗯,我抱你過去。」
  他將白放在牆上,叮囑他:「你明天一樣這個時候,在這等我。」
  「嗯!」
  白轉過身,沿著鋁梯子爬下了另一邊的牆。
  「姊姊!」白的聲音從牆的另一邊傳來,語氣藏不了開心的情緒。
  墨搖了搖頭。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
  等等!
  剛才,那小孩好像叫他......熊?
  ......
  他笑了一笑。
  熊就熊吧!至少是隻不會傷害小孩的熊。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