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誰在那裏?
  她伸手撥了撥遮住視線的霧氣,想將不遠處的人看得更清楚。
  她發現那人也正朝自己走來,更往前走了幾步。
  然後,她看見了。
  那人,有著難以形容的美麗左臉,卻也同時擁有了鬼魅般的右臉。
  甚至,那人的右眼失去了神韻,看不見。
  她緩緩的倒抽了一口氣。
  那是她,是她......

  「喝!」  
  她是被驚醒的。
  夢,真實的停留在她的腦海裡,她想也不想的舉起手就往自己的右臉摸去。
  原本光滑的肌膚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長長的傷口,傷口四周,有如燙傷般的皮膚,皺褶,凹凸不平,整個右臉都被毒給傾蝕掉了,她的右眼甚至看不見任何東西。
  輕輕的,她漾出了一抹笑容。她用自己的右臉換來了自由,她不用忍受那種不自由的生活。
  直到此時,她才注意到自己身處的地方。
  四處的輝煌,又是一個牢籠裡了嗎?
  她驚恐的想著,難不成又失去自由了嗎?
  這時,外頭有人走了進來。
  「王。」她聽見似乎是婢女的人喚的聲音。
  「那位姑娘好嗎?」
  「御醫說,此時應該醒了。」女子的聲音恭敬的說。
  然後,隔著床的紗帳被掀了起來。
  「醒了?」掀開紗帳的人看見她坐在床上的影子,說道。
  「我的琴呢?!」她問。如今,她只剩下琴了。
  「在那。」那名被稱為王的男子朝身後的桌子一指。「妳是琴姬?」
  「是。」
  「......妳的臉?」
  「那是我的驕傲。我用我的美貌換來了我的自由。」她說。
  那是一段故事,她的經歷。

  「以後,妳就住這吧!在這裡,妳是自由的,想走,說一聲就行。」王的慷慨,讓她驚訝。
  那是她身子好了的時候,王對她說的話。
  那已經是三個月後的事。
  「......王,恕琴姬冒昧。」
  向來驕傲的琴姬,第一次對人謙虛。
  「起來,對我說話不用這麼恭敬。我來這裡,就只是我而已。」他說。
  「王,您一生當中,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她低著頭,手輕撫著一同和自己死裡逃生的琴。
  「這個啊......」王微微一笑,目光看向遠方,如同她遇到的那個侍女,他們的眼神,都散發出一種渴望。
  她看著王,打從心裡感到高興。
  她崇慕著王,這和愛情無關。
  就像是將士遇到一位懂得自己的君王。王在她的內心裡,地位是特別重要的。
  而她,就是那名將士,願意為知己而死。
  「妳彈首田園樂吧!廣陵散不適合現在的心情。」王說。
  她點點頭。手指在墨色的琴上奏出美妙的旋律,王閉上眼,恣意的享受著,彷彿那音樂能將他帶離這座宮殿。
  他們要的,其實只是最單純的,自由。
  一陣風吹來,吹動了她遮住右臉的長髮,黑髮下那鬼魅般的臉,像是提醒著那段過去。
  那是她的驕傲。
  即使有著鬼魅般的右臉,她仍然是那美麗驕傲的琴姬。

  我是琴姬,美麗驕傲的琴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0987 的頭像
iren0987

玄玥→我們都脆弱,弱得連一點點的傷都感到痛,卻無力去改變什麼,只好讓傷口,化膿

iren0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